首页 > 文化 > 书画园地 > 正文

书艺问道——吕敬人书籍设计40年

核心提示:  吕敬人是中国当代享誉海内外的知名书籍设计家,他不仅是让中国书籍设计观念达到新层面的引领者,也是继承传统发扬中华书卷文化的守护者。

刘肖肖 来源:中国美术报网

11月5日,展现中国当代享誉海内外的书籍设计大家吕敬人先生40年辉煌设计历程与杰出作品的《书艺问道——吕敬人书籍设计40年》展览,在北京今日美术馆隆重开幕。来自国内外的出版、设计、艺术等领域的专家与各界人士近千人出席了开幕式与论坛,成为一场罕有的设计盛会。

原新闻出版总署署长、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清华大学新闻学院院长柳斌杰,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冯远,原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原中国新闻出版署副署长、中国编辑学会会长桂晓峰,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务院参事张抗抗,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潘鲁生,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宋协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家协会平面设计艺委会主任何洁,西安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平面设计艺委会副主任郭线庐,广州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赵健,全国政协委员、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雅昌文化集团主席万捷,北京盛通印刷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栗延秋,著名收藏家马未都等出席了开幕式。

展览海报

40年,吕敬人的书籍设计攀登之路

吕敬人是中国当代享誉海内外的知名书籍设计家,他不仅是让中国书籍设计观念达到新层面的引领者,也是继承传统发扬中华书卷文化的守护者。

吕敬人

展览展示吕敬人从事书籍设计40年以来具有代表性的设计作品400多套总计1000多册,同时,梳理出经历了活字铅印,平板胶印到数码时代中国印刷技术进步下的创作历程,以及“从装帧到书籍设计的观念转换”学术思想的演变,展现出他对“承其魂 拓其体”中国传统书韵与当代审美相融合的理念追求,他的作品得到业内的高度评价和并获得国内外的诸多奖项。作为投入设计教育的老师,既在学校也面向社会,开设全新的书籍设计专业课程,他编著多部设计教材,在国内外产生影响,他培养了诸多当代中国成就卓著的年轻的书籍设计师。

展览现场

吕敬人设计的作品从另一个侧面可以反映出当代中国书籍设计进步的轨迹,触摸改革开放后中国设计观念与手段行进中变化的脉络,感受这一代中国书籍设计家与时俱进的创作愿望和锲而不舍的工作精神,体现他在四十年书籍设计历程中“书艺问道”的求学态度,以及他所探索的设计哲学和审美意识,一步一个脚印。

“不摹古却饱浸东方品味,不拟洋又焕发时代精神”是吕敬人一生的艺术设计追求,他说:“做书是修行,也是苦旅,虽逾越不了高峰,但有了念想就有了动力”。让我们沿着他书籍设计40年的攀登之路,同享“书艺问道”之美的阅读之旅。

《生与死》 1984年

《巴金 家》1990年

《黑与白》 1992年

对柔软而坚韧的中国‘纸’文化的重新审视

日本著名书籍设计家、设计教育家、视觉信息设计家、亚洲图形研究学者杉浦康平在对此次展览的序言中写到:“弥漫着东方的清馨、美不胜收的书籍艺术之花。集吕敬人书籍设计之大成的‘书艺问道’展,终于盛开在中国首都北京。

本次展览,有以下几个看点:

第一、‘汉字文化’在21世纪面临新的挑战。中国独创的千姿百态的汉字表现,又以重构一种灵奇震撼力的姿态而展开。源于横竖自如、‘天圆地方’的格子结构瞬息幻化成自由奔放的中国‘书法’具有乐趣的表现。吕敬人从文字到书法、从矩阵到掀起涡旋般的字体群,对文字注入 ‘气’的跃动与生机倾注了心血。

第二、对柔软而坚韧的中国‘纸’文化的重新审视。在世界上最早诞生手抄纸革命的中国,今天再度焕发出强大生命力,让吕敬人做的书别具风情。纸张千变万化的手感、沁人心脾的气息,新材质为书增添华彩,催生人们每翻一页都不由引发对山川草木的乡愁。

第三、中国传统工艺的精湛使 ‘穷尽手上功夫的造本术’的复活。吕敬人和中国的同道们,不满足于现代机械印装书籍(折页、装订、裁切)立方体的批量生产,回归手工做书:触摸像鸟的羽毛般的丝绢质感,柔韧又饱孕体温,可谓专注中国特色的手工技艺。其丰穰的创想,为中国许多艺术家提供了爽快淋漓的知性的畅游平台。

第四、‘创造围绕书籍的人的连环’。一本书,得到志同道合者的参与,产生巨大的圆环,将著者—编者—出版社—设计师—印装企业—书店—读者有机地联系在一起。圆环,通过人们的齐心协力,环环相扣而生成。吕敬人在这个圆环中,他让年轻人发现做书的有趣,并附加了培养接班人的教育平台。他机智幽默、古道热肠的为人,不知疲倦的活力,促进这个圆环不断的扩大,在尊重和友情基础上,纷扬散乱的世界被凝聚打造成连带的圆环。

静心细加观看,在本次展会上,还可以不断发现吕敬人开展书籍革新的无数独创性尝试。”

《中国民间美术》 1993年

《书籍设计4人说》1996年

《朱熹榜书千字文》 1998年

引领读者去“会见自己”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吕敬人先生的挚友冯远认为:“吕敬人的建树,是建立在他数十年实践与研究基础上的关于‘书籍设计’‘编辑设计’‘信息视觉化设计’‘艺术×工学=设计2’‘传统设计现代语境’‘书之五感’‘设计要物有所值’‘书籍设计须触类旁通’‘纸有生命’‘书筑’等理念创新,以及对文字内容以外——‘书’的设计的前世、今生、来世令人信服的继承、开拓、创意、独造。如果说这个时代需要出‘高峰’作品,出‘大师级艺术’,那么吕敬人应当是该领域具备了一切品质的人选之一。”

展览的学术主持、艺术史学家、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杭间教授认为:“在‘文革’十年之后的设计复兴浪潮中,平面设计的‘白马’始终勇立潮头,而集编辑设计、图文编排、文字传达和插图表现等为一身的书籍设计,仿佛是那白马头上的冠冕,耀眼生辉,在这一‘冠冕’的群体中,那中间的核心人物,就是吕敬人。他的设计艺术立场,既非向内容投降,也非主观着去超越,更不是市场的迎合,而是以他的智慧,引领读者去‘会见自己’。”

《李冰冰》 2008年

《怀袖雅物》 2010年

不摹古却饱浸东方品位,不拟洋则焕发时代精神

吕敬人先生回顾自己的一生,说道:“我出生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上海,成长于天翻地覆社会变迁的时代,有过困惑也经历了磨炼。我感恩生命旅途中有‘父母敬业以诚,敬事以信,敬学以新,敬民以亲’的家训,有恩师的指点,有同道好学的激励,有来自世界各方友朋的善待厚爱,使我的后半生一直在从事着自己热爱的工作,感到很满足。

40多年,我亲身经历并目睹中国书籍设计观念的变化,其中包括年轻设计师的努力付出和迫切提升的学习欲望。我的作品并不是都优秀的,但我的设计经历或多或少可以映衬出中国书籍设计这几十年走过来的行进轨迹。

想象力来自深植于本土文化土壤的根所吸收的养分,但还需要适应时代的人文环境长出新的枝叶。复制传统只是一种仿效,法古要创新,传承须开拓,设计的生命才能久远。我要特别感谢我的两位恩师贺友直先生和杉浦康平先生,正是他们的指点迷津,才有了我直至今天这份传播东方文化的坚持和成为现在的我。”

《剪纸的故事》

《书戏》

《书筑-历史的场》

《中国记忆》

众家赠言:

杭间(艺术史学家、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在文革十年之后的设计复兴浪潮中,平面设计的“白马”始终勇立潮头,而集编辑设计、图文编排、文字传达和插图表现等为一身的书籍设计,仿佛是那白马头上的冠冕,耀眼生辉,在这一“冠冕”的群体中,那中间的核心人物,就是吕敬人。他的设计艺术立场,既非向内容投降,也非主观着去超越,更不是市场的迎合,而是以他的智慧,引领读者去“会见自己”。

杉浦康平(日本著名书籍设计家、设计教育家、视觉信息设计家、亚洲图形研究学者):

吕敬人曾在我的事务所潜心钻研书籍设计,回国后与长足发展的中国出版界齐头并进,积极吸取中国传统书籍艺术精华和工艺技术之长,设计创作出一批批精美的书籍。他充满东方温情的设计和别具说服力的论证,对中国年轻一代设计师产生了很大影响。

金彦镐(韩国著名出版家、作家、坡州出版城BOOK CITY文化财团理事长):

享有世界声誉的平面设计师吕敬人不仅是让中国书籍设计观念达到新层面的引领者,也是培养出诸多优秀弟子的艺术教育家。

吕敬人以他设计生涯四十年的思考,确立法古创新——既要效法传统,更要关注对旧事物的创新再生的做书理念。从中可以审视他不断深入设计世界的思考轨迹和他所提倡的设计哲学与美学,不禁让我们体验书籍与文字的唯美境界和书之精神。

汪家明(出版家、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连环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版协常务理事、美术出版委员会主任、曾任北京三联书店副总编辑、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

吕敬人是第一个明确提出从装帧到书籍设计观念的转换这一关键课题的,他认为书籍设计师不应该只是为书籍外表做打扮(装帧),而应与书籍的著作者一样,是一本书的文化与阅读价值的协同创造者。在这个论断的基础上,他梳理出书籍设计的三个组成部分:装帧、编排设计、编辑设计。吕敬人设计理论的总纲就是“编辑设计”,围绕这一总纲,各个设计环节有秩序地排列,俨然首尾衔接的体系,其中不乏新概念、新方法乃至新名词的建设。这种建设是艰难而又充满乐趣的。

冯远(画家、中国文联副主席、 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文史研究馆副馆长、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馆长):

我和吕敬人是当年下乡东北的“荒友”,有过同样的经历,今天这些“血色苍茫”的历炼成为我们生命中值得珍视的一部分。我们有着同样的理想,若因能力有限,人生只能做小事,那就尽已所能做到最好;或因岁月苦短,人生只能做一件事,那就竭尽全力去争取做好,于是,生活和生命才有了我们沉醉其中的所谓价值和意义。吕敬人就是这样一位值得我们尊敬、学生爱戴的人。

李新(出版家、曾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总编辑):

吕敬人在中国首先完整地提出了“书籍设计”的理念。“装帧设计”和“书籍设计”虽只是一词之异,实则是一次根本性的变革。他对这一理念的诠释、实践和推广,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图书的进步,也大大提升和转变了美术编辑在本行业的角色和位置。

张抗抗(中国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吕敬人他建起了美书美文的长廊,如今“吕氏风格”已是海内外有口皆碑,在庞大浩翰的书海里,知音者能将敬人设计的书籍一眼逮住。古人将读书誉为“品书”,意即好书如茶,需细细品尝,若在书店 碰上吕敬人的书,拔腿要溜也难,不一口气捋到封底再折腾几个来回,是不会轻易罢了手和眼的。就有为敬人那样的书籍设计师,也愿继续努力地写书。在虚幻浮浪的网络时代,那些实在而美丽的书籍,正在为我们的生活悄悄补充着一丝可触摸的诗意。

张晓凌(艺术评论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院长、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中国美术报》总编辑):

吕敬人以特有的设计理念和实践为中国现代书籍形态设计开创了一条新路子。这一实践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吕敬人深知这一现象的启示性价值:只有植根于本土文化土壤,利用本土文化资源,并吸取西方现代设计意识与方法,才能构建出中国现代书籍形态设计的理念与实践体系,而这既是中国书籍设计的必由之路,也是它的希望所在。吕敬人正以独特的“吕氏风格”去实现这一理想,我们将欣喜地看到他的成功。

续小强(诗人、中国北岳出版社社长、总编辑、《名作欣赏》执行主编):

大雅之美,这是吕敬人先生书籍设计给我传达的最多感受。雅,优雅,俊雅,儒雅,清雅,闲雅,端雅,敦雅,古雅,淡雅,丰雅,精雅,舒雅,典雅,温文尔雅,大雅。而且,他不仅顽强的坚持下来,更是一再地将其发挥到极致。清洁的精神,从容的风致,设计真如飘渺仙道之浮沉。吕敬人的书籍设计艺术,在我的体悟中,其最大的魅惑在于:直取书的核心。他一再强调自己做的不仅仅是书的装帧,而是整体设计。他的信念是要像书籍的作者与编者一样去创造一本书。

刘晓翔(书籍设计家、三次莱比锡世界最美的书奖获得者、高等教育出版社编审):

吕敬人先生清晰界定了书籍设计概念与内涵,为从事书籍设计的平面设计师指明了方向,将设计延伸到以往不曾达到的领域。这绝不是单纯的视觉表现力的扩展,而是对书籍设计师逻辑思维能力的推进,并由此产生书籍由感性到理性再回归感性的美!先生几乎以一人之力不顾他人菲薄,带动了一个行业的发展,引领我们走到在理念上与国外同行齐肩,先生站在时代的前沿并引领了中国书籍设计的新时代,为世界贡献了来自现代东方的设计理念与审美追求。

此文章为原创,任何个人或机构在未经过同意的情况下不得擅自转载或引用用于商业用途。如有用于商业用途的目的,请提前联系我同意后方可操作。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康嘉琪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