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校园文化 > 正文

法国绘本画家海贝卡人物专访

核心提示: “我从没想到自己在中国有这么多读者。”一到现场,海贝卡看到坐满现场的观众感到惊讶不已。十多年前海贝卡第一次来中国,但那时中国的绘本氛围和插画市场和如今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这是法国知名的绘本画家海贝卡·朵特梅(Rebecca Dautremer)第二次来到中国大陆。11月18日上午她在上海建投书局举行了一场名为“通话不朽”的创作谈。当天下午,澎湃新闻记者对她进行了专访。

“我从没想到自己在中国有这么多读者。”一到现场,海贝卡看到坐满现场的观众感到惊讶不已。十多年前海贝卡第一次来中国,但那时中国的绘本氛围和插画市场和如今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法国绘本画家海贝卡人物专访

海贝卡向读者展示自己的绘本

法国绘本画家海贝卡人物专访

《爱丽丝梦游奇境》书封

十余年来,海贝卡在中国出版了《被遗忘的公主》《拇指男孩的日记》《爱丽丝梦游仙境》等作品,她的画风可以黑色,可以甜美,可以雀跃,可以伤感,可以优雅写意,也可以讽世深省。

海贝卡1971年生于法国盖普(Gap),目前定居巴黎,已婚,有三个小孩。海贝卡年轻的时候对摄影充满无限热情,梦想着成为摄影师或设计师。在她就读巴黎国立高等装饰艺术学院期间,教授们很快就看出她的绘画才华,鼓励她从事青少年绘本创作。海贝卡的第一本和绘画相关的书来自出版社约稿,当时编辑邀请她画一本填色书。第一步迈出之后,她开始接到越来越多插画方面的邀约。1996年,朵特梅发表处女作《山羊与大野狼》,逐渐显露出在绘本方面的才华。

海贝卡在法国是家喻户晓的插画艺术家。在中国,很多还没有孩子的成年人很少关注到绘本这个领域,不知道海贝卡的名字,但却很可能看过海贝卡的插画。她有很多色彩细腻浓郁的单幅插画在网络上流传,梦幻略带伤感的风格受到很多人的喜欢。有网友细心收集她的每一幅插画,在豆瓣上建成相册,也有年轻人把她奉为偶像,模仿她的画风进行自己的创作。

法国绘本画家海贝卡人物专访

《被遗忘的公主》书封

此次海贝卡是应邀来上海参加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但满场的白领女性读者无疑说明她的读者群不仅仅在儿童之中。

“我发现很多成年人喜欢绘本。在中国和在法国都有一个情况,就是为孩子们做的书反而常常被成年人去观看。”海贝卡承认,自己的绘本中有很多小孩子理解不了的东西,但从看图到看文字逐渐深入,这样的绘本可以被反复阅读,“我希望我的绘本是可以陪伴读者很长一段时间的书。小孩子可以从看图画开始,等他们长大一些,或者父母带孩子读书的时候,能够让他们了解书里面文字上有趣的地方。”

法国绘本画家海贝卡人物专访

《被遗忘的公主》中的插画

【对话】

“从事插画师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澎湃新闻:你画插画前做过摄影师,还学过图形设计,这些会影响到你的绘画和构图吗?

海贝卡:之前我在大学学图形设计这个专业,也做过图形设计,这相当于一个基础。学习图形设计让我在画插画的时候更加注重整体。有些插画师画画的时候会注重一个点,而我会更注重整体构图。我不只做绘本,还会为电影、戏剧绘制海报,设计时候也是从整体构图来考虑。

法国绘本画家海贝卡人物专访

《海贝卡的小剧场》插画

澎湃新闻:从事插画师这一职业的契机是什么?

海贝卡:原本我计划做一个图形设计师,后来成为插画师,是自然而然地走上了这条路。一开始的时候有一个出版社编辑找我绘制涂色本,很受欢迎,后来就开始有越来越多这方面的工作找到我,从涂色本到形象创作、绘本创作,后来我自然地转到插画师这一行。

澎湃新闻:你在自己的书里面想法很跳跃,会以怎样的契机和灵感去构思自己的一本书?

海贝卡:我的灵感从来不是从天而降。我画画前会问自己一个问题,就是我想要表达什么,想要创造什么形象,然后我会以这个形象为主角在脑中想象一个小剧场,其中有各种各样的人物、布景、灯光,这一切都以一个舞台一样的形式呈现出来,我会想像这个人物在这个环境中会做什么,然后像拍照一样的把画面定格,呈现在笔端。

澎湃新闻:《海贝卡的小剧场》是你这种构思方式的体现吗?这本书就是以一个小剧场的形式呈现,纸雕书的形式非常特别,而且每一页和后面一页的场景都是有联系的,怎么想到要创作这样一本书。

海贝卡:其实不是的,这本书里面所有人物都是我其他作品中出现过的人物,我把他们都放在小剧场里,这就是我自己的一个剧场,所有人都在这个剧场里,这些人物之间是没有联系的,所以“小剧场”可以换成“海贝卡的世界”这样的表达。

法国绘本画家海贝卡人物专访

《拇指男孩的秘密日记》书封

澎湃新闻:《被遗忘的公主》是一部想象力特别丰富的作品,里面提到很多奇妙的公主。这本书是你和别人合作的作品,很好奇里面那些奇妙的创意在合作中是怎么产生的?更喜欢自己创作还是和别人合作?怎样在不同的创作方式下保持自己的风格?

海贝卡:我之前很多作品都是和作家合作完成的,现在我也很希望做一些自己的作品。写文字这件事是需要能力的,现在我觉得自己有能力去自己创作了。

《被遗忘的公主》是我和菲利普·勒榭米耶合作完成的,和他合作比较开心的一点就是他和我之间是有交流的。我们之间会讨论,比如我想到一个“胡子公主”或者“昆虫公主”的传奇,交流后觉得可行会把它画出来。但所有的文字都是菲利普负责的。也有一些插画家工作的时候是没有机会和作家交流的,这样就不是很有意思,但我创作《被遗忘的公主》觉得很有趣。而且之后菲利普和我也成为很好的朋友。

澎湃新闻:你提到自己很少用电脑绘画,更多还是手绘,但你在绘画上也做过很多尝试,画过水彩插画也尝试立体书和动画,在画画这件事上,对你来说形式上的创新意味着什么?

海贝卡:我会为了表达一个东西去做技术上的尝试,但没有刻意去尝试很多技巧。我画《拇指男孩》的时候用了很多拼贴的方式,因为那是一本很小的手册,我们做手账会做很多剪贴画在里面,所以我就自然而然地用了剪贴画的元素。

澎湃新闻:每天会花多长时间用在绘画上?

海贝卡:相对于法国人的平均工作时间,我的工作量还是很大的。我会一连工作7天,因为我的工作室在家里,所以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都是很正常的。

法国绘本画家海贝卡人物专访

海贝卡创作的插画

“没想到自己在中国这么受欢迎”

澎湃新闻:是第一次来中国吗?

海贝卡:2004年左右我来过中国,去了北京和广州。当时中国的插画市场还不像现在这样有爆炸式的发展,两次来到中国感到天差地别。

澎湃新闻:创作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是为多大年龄的读者来画的?

海贝卡:在中国和在法国都有一个情况,就是为孩子们做的书反而常常被成年人去观看。我的想法是,比如我的《被遗忘的公主》,里面其实有很多文字游戏,小孩子是看不懂的,所以成年人看得更多。但我希望小孩子可以从看图画开始,我希望这些绘本是可以陪伴读者很长一段时间的书,所以我在画它们的时候,也不希望把我的绘本局限在只是给孩子阅读这样的范围内。

我发现很多成年人喜欢绘本,但他们想买绘本的时候找不到专门为成年人设计的绘本,他们会以给小孩买为借口,给自己购买绘本。我给读者签名时候遇到过读者对我说,“这本书是我买来给自己的,但你签名就写是送给我的小孩的吧。”他们会为自己买绘本找一个借口。

现在有给成年人做的图像小说。之前我的很多绘本都在儿童出版社出版,所以出版以后,好像理所当然地成了儿童读物。其实我也很希望做一些给成年人读的绘本。

法国绘本画家海贝卡人物专访

海贝卡创作的插画

澎湃新闻:很多中国读者也提到很喜欢你红色的画。你似乎很喜欢在画作中使用大面积比较暗的红色,是有意为之的吗?

海贝卡:我确实会在很多绘本中使用红色,但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被遗忘的公主》封面是红色,《芭芭雅戈》中也用了很多红色插画,《小小恋人》也是。

我其实也不是刻意使用红色,只是觉得红色恰好和我要画的东西主题相近。比如《小小恋人》讲的是小孩子之间的感情,如果用绿色会很奇怪,《芭芭雅戈》是一个魔女的故事,用红色会有一点恐怖气氛,让人想到一个吃肉的魔女形象,如果用冷色调也会觉得很奇怪。画这些画的时候,红色是我直觉上想到的颜色。

澎湃新闻:在中国你现在已经有很多书迷,我还看到许多学绘画的年轻人把你当作他们的标杆。怎样成为一名优秀的插画师,你能给喜欢你的人一些建议吗?

海贝卡:我其实不知道自己在中国这么受欢迎,早上参加分享活动看到满满的都是人觉得很惊讶,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认识我,真的看过我的作品。对于绘画,我的建议是还是要找到自己的绘画风格、发出自己的声音,当然也需要很多的绘画练习,需要付出很多的时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康嘉琪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