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校园文化 > 正文

艺术中的古镇画踪——沈铨、沈尹默、吴冠中与“古镇热”

核心提示: 古镇,一般指有着百年以上历史的,供集中居住的建筑群。中国历史悠久,广阔土地上有着很多文化底蕴深厚的古镇。其中有部分已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而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古镇中走出了多少艺术家,他们留下了什么样的名画,本期活动,将带领大家去古镇中寻访名画。

石皓 / 本报记者 来源:中国美术报网

摘要:古镇,一般指有着百年以上历史的,供集中居住的建筑群。中国历史悠久,广阔土地上有着很多文化底蕴深厚的古镇。其中有部分已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而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古镇中走出了多少艺术家,他们留下了什么样的名画,本期活动,将带领大家去古镇中寻访名画。

活动海报

古镇,一般指有着百年以上历史的,供集中居住的建筑群。中国历史悠久,广阔土地上有着很多文化底蕴深厚的古镇。其中有部分已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而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古镇中走出了多少艺术家,他们留下了什么样的名画,本期活动,将带领大家去古镇中寻访名画。

新市古镇,寻画中的“沈铨派”

新市,在清代中晚曾崛起过一个艺术家群体。他们以自己杰出的创作成就,名震九州,也还眩目扶桑,在日本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这个特别的江南艺术群体,他们包括:领军人物沈铨,弟子或再传弟子沈天骧、童衡、吴琦、高均、李振仪、虞应樾、沈赤然、陈芬、陈儒珍、陈毓珍、谈德寿等。他们大都出生于浙江德清县新市,受吴越文化浸润很深。在艺术上,皆有师承,同道的砥砺,并糅合了民间艺术,故总体风格一致,且大都以善画花卉鸟兽见长。因其多数出生、生活、聚集于古镇新市,又因领军人物沈铨的广泛影响,故可称其为“新市派”或曰“沈铨派”。

这一艺术家群体的出现不是偶然的,与新市的辉煌历史与丰厚的文化底蕴紧密相连。位于浙江省北部、杭嘉湖平原德清县东部的新市,是我国江南水乡名镇,特别是明清时期,其作为古运河边一个繁华商贸重镇的地位尤显。

新市古称仙潭,始建于西晋永嘉二年(公元308年),至今已有近2000年历史。素有“三潭九井十八块三十六弄七十二桥”,以其保存着唐元和十年的觉海寺、大量宋明清各代古桥而闻名。由此也曾引得文人雅士杨万里、黄庭坚、朱熹等在新市留下大量的诗词与遗迹。

新市人才辈出,文运昌盛。史料记载,自宋朝至清末,新市出过数十位状元、进士。如南宋的吴渊吴潜吴璞“吴门三进士”,明朝的“胡门三进士”(胡王宣、胡尔慥、胡琏),还有刑部主事陈霆、文学家戬谷等。新市崇文重教的历史悠久,南宋时吴潜在新市建有“履斋书院”,是德清县古代最早之书院。明朝建造“文昌祠”,供镇人读书。至清乾隆,镇上有文社、书院、私塾等多处,以仙潭文社最为著名。光绪年间,镇人沈春江将仙潭文社更名为“仙潭书院”,据说清代朴学大师俞樾情系桑梓,曾亲临书院授课二次,而且在年逾八旬时,撰写《仙潭书院碑记》近800字,并篆额,还隶书《敬业乐群》匾额一方,一时传为佳话。明末及整个清代,随着资本主义在江南的萌芽,拥有蚕丝业优势与便利交通的新市,商贸兴盛,文化交流丰富。除了官宦权贵,一些新兴的资本主与城市市民阶层,对文学艺术的需求已有相当的趣味——这为沈铨等一批书画家的诞生提供了“产床”,也为他们的艺术播扬提供了广阔的市场背景。

沈铨《百鸟朝凤图》

沈铨字衡斋,号南苹,德清新市人。他擅画花鸟、走兽,亦擅仕女。远师南宋,近承明代吕纪,变革明代院体工笔花鸟,由此脱颖而出,是清代中叶享有盛名的工笔花鸟画家。

今年8月,由中国民间国宝专家评审委员会等历时2年遴选评出的民间国宝已揭晓。在光鲜亮相的6件首届中国民间国宝中,就有一件沈铨的《百鸟朝凤图》。对沈铨的《百鸟朝凤图》颁奖词为:“春夏秋冬,三百只禽鸟,尽在一幅画卷;树木花卉,山石流水,一派和谐图案。于恢宏博大中见毫发,于细致入微中见风骨,沈铨用造型和色彩证明了中国传统画家写实的功力!”

故宫博物院书画专家杨丹霞曾言,沈铨年幼时家境贫寒,随父从事扎纸花等手工艺,20岁开始云游他乡,寻师访友,从事绘画创作。

我国有几千年绘画历史,花鸟画起始于汉代,明代林良、吕纪又提炼创新。清代的沈铨,从北宋院体的工笔花鸟画中吸取营养,并学习沈周、郭熙。他在继承明代画风的基础上,开创新意,将对大自然之真情实感,通过丹青提炼阐发,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画风。他行笔精致,格调高古,有自己独特的造诣。其绘画主要特点有三:一是“托物寓意”。他笔下的花鸟、走兽,善于将文人画的意趣,与民间艺术融为一体,赋予描绘对象以美好的意蕴,形成清新自然、雅俗共赏的画风。二是“章法融意”。他作画能将各种手法与艺术形象融为一体,宛若天成。三是“以情酿意”。沈铨作画时倾注了自己的浓郁情感,行笔用墨、皴染设色,无不精心为之。笔、墨、色经画家的激情渲染,使整个画面浑然一体,意境悠远。沈铨书法,自魏碑汉隶着手,颜真卿、赵孟頫之法兼而有之,从历代书家中取其精华,并揣摩前人书法之神韵,故逸英多姿,清新怡人,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中年时,沈铨的画已名闻江南。且其工笔花鸟画很快走出国门,震撼东瀛。据记载,沈铨的画作《百马图》流入日本皇宫后,日本皇室非常喜爱,遂派特使来中国寻访沈铨,并将其聘往本国授艺。雍正九年(1731)底应日本之邀,沈铨携郑培、高钧、高乾三名弟子从扬州登船去了日本。在日本长崎,传授绘画达3年之久,从学者众以千计,号称“三千弟子”。其花鸟画备受日本人的欢迎,上至幕府将军、诸侯大臣,下到豪门富商,都能为得到他的作品而庆幸。传说,德川将军把沈的画悬挂在官邸内,闲暇时便悉心欣赏,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如今,沈的《梅花双兔图》、《老圃秋容图》等绘画被日本静嘉堂文库珍藏;《雪中游兔图》成为日本泉屋博古馆的藏品。他的画风风靡一时,后形成了“南苹画派”,对日本画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日本的“画伯”——圆山应举极其推崇沈铨之画,称其为“舶来画家第一”。1760年沈铨在苏州离世,终年七十有九。

沈铨生前积极传艺于弟子,有沈天骧、童衡、吴琦、汪清、陆仁心、郑培、高钧、高乾、王国丰等人。日本嫡传沈铨画法的有熊斐、熊斐明、江越绣浦、鹤亭、真村斐瞻、黑川龟玉、渡边华山、与谢芜村、宋紫石等,故沈铨在日本画史上占有较高的地位。沈铨一生沉溺于书画事业,作品无数。一项初步统计称,目前其传世作品仍有366幅之多。如代表作《松鹤图》、《封侯图》珍藏于故宫博物院,《松鹿图》珍藏于南京博物馆,《五伦图》、《柏鹿图》珍藏于苏州市博物馆,《锦鸡绶带图》、《喜报三台图》藏于浙江省博物馆。湖州博物馆、德清博物馆也有收藏,还有一些散落民间藏家。自然还有不少写生画流到日本,如《白喜图》、《鹿群图》、《凤鹤鸳鸯图》、《鹤群图》等。

除了大名鼎鼎的沈铨,新市艺术家群体的其他成员还有:

沈天骧(公元18世纪),字驾千,德清新市人,铨从子。善画,得其家法,画艺超众。善花卉,擅走兽,工笔妍丽,勾勒雅致。其传世之作为清乾隆三十年(1765)画品《受天百禄图》,现存日本。又有《秋蕉步鹤图》藏于德清县博物馆。

童衡,字聘三,号志丑,德清新市镇人,沈铨入室弟子,生卒年不详。善画花卉、翎毛、走兽,尤擅画马、鹿、松鹤,笔墨工致,形态逼真,栩栩如生,深得乃师神形,几可乱真,声誉于时。传世作品有《福禄来朝图》轴、《五马图》、《骏马图》等。

吴琦(公元18世纪),字补之,德清新市人,沈铨弟子,生卒年不详。擅长画松,喜作大幅,画笔纵恣奔放,沉着畅快,夭矫离奇,墨色苍润,风格奇崛,自具面目。曾有云游广西经历,遂名闻遐迩,益复居奇。传世作品有《墨松图》,现藏德清县博物馆。

虞应樾,字春枝,一作名春枝,德清人。善兰竹,宗法吴镇,以秃笔焦墨,写风、晴、雨、雪之态颇有致。

沈赤然,字鳄山,号梅村,德清人。生卒年均不详。乾隆三十三年(公元1768年)举人。官直隶丰润县知县。罢官后,闭户著书,不问外事。时或徜徉山水间,与吴锡麒、章学诚相切劘。他擅长绘画,也工诗古文辞,尤以诗著称。

陈芬,字补兰,德清新市人。善画花卉,用笔工整,设色明丽。

陈儒珍,字访池,号三十六鸳鸯馆主,德清新市人,陈芬儿子,生卒年不详。幼承家学,所作花卉亦笔致清秀,元气氤氲,清疏雅逸,富书卷气,饶有韵致。尤善人物、仕女,宗法仇英,用笔流畅,神态逼肖,光绪年间在杭、嘉、湖地区名闻于时,与海上画派遥相呼应。

陈毓珍,字俊夫,陈儒珍弟弟,德清新市镇人。亦承家学,善画花卉、人物,先逝于兄,流传作品甚少。

谈德寿,清末同治、光绪间人,字壶山,德清人,生卒年不详。少时致力书画,后为县衙小吏。工书,篆、隶皆精,隶书初学曹全碑、礼器碑,后学伊秉绶,劲秀古媚,甚似伊字。亦善篆刻,宗浙派,与朱芾(友岩)、徐立善(粟园)名闻苕、霅。兼善花卉、翎毛,受“三任”影响,随意挥洒,设色妍雅,腴润遒劲,风韵不俗。

如前所述,由于史料匮乏,还有很多出生新市或出生德清其他乡镇而积聚新市的书画家,我们无法统计挖掘。且由于传世作品的缺乏,诸多书画家只知其名与简单生平,艺术成就无以细加考量,但一个江南小镇,百余年间能先后出现如此众多的艺术家,不能不让人刮目相看并引发思索。毋庸质疑的是,他们的薪火相传,与沈铨的崛起和引领,应是一脉相承或曰关联密切的,因而以此观之,虽然他们没有“艺术宣言”之类的主张,但我们完全可以将这个群体命名为“沈铨画派”或“新市画派”。同时,他们的诞生、播扬、延续,也离不开吴越文化的托举,因而如果对其深入挖掘研究,则无论对考察其于整个清中晚期国画艺术的贡献,还是对书写江南地域书画在全国的地位、影响,抑或显现中国花鸟画纵向发展在此间的衍变,以及中日书画艺术的交流史等诸多方面,均有相当重要的意义。无疑,它们也因此会成为一笔难得的“乡邦文化”财富。

南浔古镇

南浔古镇,走出的沈尹默

沈尹默(1883年-1971年),原名君默,祖籍浙江湖州人,1883年生于陕西兴安府汉阴厅(今陕西安康市汉阴县城关镇民主街)。早年留学日本,后任北京大学教授和校长、辅仁大学教授。1949年后历任中央文史馆副馆长,上海市人民委员会委员,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等职务。

沈尹默以书法闻名,民国初年,书坛就有"南沈北于(于右任)"之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书坛有"南沈北吴(吴玉如)"之说。著名文学家徐平羽先生,谓沈老之书法艺术成就,"超越元、明、清,直入宋四家而无愧。"已故全国文物鉴定小组组长谢稚柳教授认为:"数百年来,书家林立,盖无人出其右者"。

早年二度游学日本的沈老,归国后先后执教于北大、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与陈独秀、李大钊、鲁迅、胡适等同办《新青年》,为新文化运动的得力战士。陈独秀曾批评沈尹默"字则其俗在骨",因此两人关系不佳。1925年,在"女师大风潮"中,沈老与鲁迅、钱玄同等人联名发表宣言,支持学生的正义斗争。后由蔡元培、李石曾推荐,出任河北教育厅厅长,北平大学校长等职。1932年,因不满政府遏制学生运动、开除学生,毅然辞职,南下上海,任中法文化交换出版委员会主任。抗战开始,应监察院院长于右任之邀,去重庆任监察院委员,曾弹劾孔祥熙未遂,不满政府之腐败,胜利后即辞职,卜居上海,以鬻字为生,自甘清贫,足见沈先生高风亮节。1971年6月1日,备受"文革"迫害的一代书法大师沈尹默,病逝于上海,享年88岁。

沈尹默书法

台湾大学教授傅申先生在《民初帖学书家沈尹默》一文中,有"楷书中我认为适合他书写的,还是细笔的楮楷,真是清隽秀朗,风度翩翩,在赵孟頫后,难得一睹。"已故浙江美院陆维钊教授评沈老书法时,云:"沈书之境界、趣味、笔法,写到宋代,一般人只能上追清代,写到明代,已为数不多。"

沈尹默的人生是"书法人生",他的一生主要精力倾注在书法上。我很少看到中国二十世纪一个著名的学者、诗人、教授、校长,把如此多的心血和精神完全托放于书法。相反,书法在很多文人雅客眼中是壮夫不为的雕虫小技,但是沈尹默力挽狂澜,回归经典,走进"二王",为中国的书法走正脉、走正路、走正途立下了大功。真可谓把一辈子主要心血都熔铸在书法创作、书法理论建设和书法人才培养当中,对中国书法文化复兴作出了努力。在这个意义上,沈尹默先生以"二王"体系为本体,又具有当代性创新的妍美流畅的经典书风,应该是获得理论界重新评价的时候了。他强调"妍美"使得筋和骨都内擫在他流畅的用笔当中,不是有意的把字写得粗发乱服筋骨外露一览无余,而是蕴藏在行笔的风神爽朗之中,深蕴中国文化的"绵中藏针"书卷气审美精神,让人玩味再三。

沈尹默在笔法、笔势、笔意等书学理论上同样有精深的造诣,写出了不少书论著作,撰写了一系列的书法论稿,他从微观的角度对书法艺术及其技法进行探索,建立了独特的沈尹默书法体系,不断推出新的著述。沈先生化古开今,在传承中创新,在阐释中发展,把笔法问题讲解清楚通透,对现代教育体制中的书法研究、书法教育、书法普及做出了重大贡献。

北京大学书画协会会长张辛教授评点:"北大历史上的名书法家只有章梫、金息侯、罗复堪、沈尹默等寥寥几人而已,李志敏是改革开放新时代第一人。"

龚滩古镇

吴冠中与龚滩古镇

龚滩古镇位于乌江与阿蓬江的交汇,隔江与贵州省沿河县相望,是酉阳乌江百里画廊的起点,自古以来便是乌江流域乃至长江流域的货物中转站。距酉阳县城七十九公里。其坐落在乌江之东阿篷江以北的两江交汇处,陡峭的凤凰山西麓六十度左右的斜坡上。

大约1800年前的三国时代,蜀汉政权在今天的渝东南一带设立“汉复县”,唐代之初设立“洪杜县”,治所就位于乌江与阿蓬江的交汇之处,她就是今天有着“巴蜀千年古镇,乌江画廊明珠”美誉的龚滩古镇。这座曾经的川盐故道上的古码头小镇,在惊涛拍岸的轰鸣声里,在乌江纤夫的号子声中,在背盐老二的辛勤汗水中,她历经了风雨,沧桑了岁月,积淀着文化,记忆着历史。

上世纪80年代初,一位老人乘船沿着湍急的乌江而下,来到龚滩古镇。那时的龚滩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镇,只能通过乌江与外界联系。龚滩四面青山绿水,石板路上有老人和儿童,看似无事可为,却自有一种闲逸之情,那是生活的气息,是记忆里老街的样子。这位老人被龚滩古镇深深震撼,提笔勾勒出龚滩的风貌,取名《老街》(后改名为《乌江老街》)。在这里,他还创作了另一幅名画,叫做《乌江人家》。

老人名叫吴冠中,是享誉世界的国宝级国画大师。他一生挚爱就是画画,他更是钟爱回归淳朴,用画笔描绘出梦里老家的样子。他一走进龚滩,就深深地爱上了这条曲曲折折的石板街。他离开后写下一篇散文《风光风情说乌江》,深情地称龚滩“是爷爷、奶奶的家,是唐街、宋城”。

吴冠中先生在龚滩古镇作画时,经常会遇到走一段路而不遇行人的时候,这让吴先生有了一种参观庞贝古城或高昌遗址时那种缅怀当年盛况的心情。

吴冠中《老街》 2005年

古镇里吊脚楼挤着吊脚楼,黑压压的房屋从江边开始,一层一层往山上爬,曲曲折折爬满坡,错落有致,独具一格,而吴冠中先生的《老街》便诞生其间。他说,“我画过不少古老的街,此地予我突出的感受是矗立在急流上的古老的街的强劲。老街,永远听着江在呼啸、轰鸣,永远在可能被吞噬的威胁中屹立着,街上的居民家家用破罐废盆栽种着鲜花,悠悠之花笑视怒江。”

古街与江流抱合,房屋从右下角深入画面,曲折前进,或呈S形上升,至左上角随着一棵树扭转了方向,于是,冲力转化成江流波状之线,几番回荡,出了画图。镇坐之街主要由大块深灰屋顶、显示着木构架的山墙、纯白的墙面及墨黑的门窗等块状组成。黑、白、灰在交替中穿插,予视觉以曲折,表达了街之曲折。作者的匠心就专注于如何运用黑、白、灰与长、短、宽、窄,来构成人家密集、曲折入胜之滨江古镇风貌。从左上角至右下角几乎形成对角线分割,若轻视或放松了这占大半壁面积的街镇之经营,或经营之中少文章,则画境全失。

最后,吴冠中先生在画作上题了词,记叙当时的感受:乌江险,乌江人家不知险,吊脚楼台瞰急流,家家盆花鲜。他说,当时就住在老街一家名为“小滩子”的客栈,画出了《老街》、《乌江人家》,那琼楼玉宇的吊脚楼,那样的奇险的仙居,最适合入画。

走出吴冠中先生的《老街》的画里,来到现实中的龚滩古镇,那又是什么样?漫步其中,你会发现,这里的地形地貌很好地反映了重庆特色,爬坡上坎,整个古镇立体感十足,很有层次感。小镇有夜宵,有烧烤,有夜啤,有清吧。走在龚滩古镇里,你会发现这里有一条长达两公里的青石板老街,也是吴冠中《老街》画作里的原型,在历史的摩擦中,它被打磨的光滑油亮,青石板的沧桑不正是见证了龚滩古镇长年累月的悠久历史吗?这里,定格了时光,定格了记忆。

图书推荐

作者:水中天,汪华编

出版社:湖南美术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12月

7127

《百鸟朝凤图》作者:(清)沈铨

出版社:安徽美术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0年05月

280.00

《和青年朋友谈书法》作者:沈尹默

出版社:北京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08月

23.20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康嘉琪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6001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