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陕西文艺 > 正文

【散文】雪花飘飞

核心提示: 望着窗外,片片雪花飘散,透过阵阵欢声笑语,我的思绪早已飞到了我的故乡,我的童年。

timg

汉中六七年了,很少能够欣赏到雪花飘飞的景象,今天的一场雪也不知从早上什么时候开始了。

“下雪了!”正在上班低头弄电脑的我,忽然间被同事的一声喊声惊喜了。我冲出办公室,来到过道走廊,打开窗户,果不然,雪花一片一片的飘飞散落,一片又一片的落在屋顶,落在树叶间,落在草丛中,落在行人的衣领上,它像天女散花般的散落着,那么的轻,那么的静,没有一丝的喧嚣。   

由于地理位置所处,汉中这地方,即使下点雪,也很难能够坐落住,雪花飘落后马上就化作了雨水,渗入了地面,不见了它的踪迹,也只有在晚上下雪的时候,气温降低,第二天早上才可以看到零零星星的一点积雪和一块一块的泛白。所以在这样的上午,看着雪花飞舞,却很快消融,一阵惊喜过后,心里不免有些遗憾和失落。

望着窗外,片片雪花飘散,透过阵阵欢声笑语,我的思绪早已飞到了我的故乡,我的童年。

童年的我,是最喜欢下雪了,因为在家乡,由于地处北方,冬天的气候寒冷,一旦下雪,一般情况下能够坐得住,都会推积成形。而往往最大的惊喜莫过于清晨睁开眼晴,推开窗户,白茫茫一片,一眼的银装素裹,一眼的粉妆玉砌,一眼的玉树琼枝,那才是最大的欢天喜跃,我会以最快的速度穿衣下床,也会以最夸张的表情,最大的语调喊醒几个弟弟们出去玩雪。

小时候那个年代,物质是匮乏的,甚至连黑白的电视也不是家家都会有的,小孩子们的乐趣与今天大不相同。如果遇到下雪,那简直就成了孩子们乐园了。堆雪人的,打雪仗的,滚雪球的,三个,五个,一簇簇,一群群,玩的那个才叫开心和痛快。不知那家顽皮的小孩索性躺在雪地上,四肢朝天,满地打滚,还在雪地里用自己的身体烙不同形状的印迹,然后爬起来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有的小孩用手指粘一点雪,伸进嘴里,品尝着雪的味道,嘴里还一啧一啧的好像蛮有味道。有的在雪地里玩赛跑,你追我赶,一不小心,“啪”的一声,摔在地上,然后大家看着他揉着屁股,一大群人笑得前爬后仰,滚在地上不起来,还有……

想到这些,我不由自主的舒心的笑了。是啊,一场雪,就给我们了一个游乐场;一场雪,就是我们孩提时最开心的回忆;一场雪,又重拾了多少甜美的回忆。我喜欢下雪,不仅仅是喜欢童年在雪地里的玩戏,我还喜欢它的洁白无暇,喜欢它的恬静安然,喜欢它的润物无声,更喜欢它装扮下的大千世界。在它装扮下,整个世界都重新变了样,山被它包容了,房子被它包容了,树木、路也被它包容了,它包容了世界,包容了万物,所有的世界在这时候都成为了它的领域,所有的一切都隐隐约约的露出一点点模模糊糊的轮廓,那是一种别样的风景和意境,那么的美,那么的神奇,让人陶醉,让人痴迷。

“你发什么呆呢?!”同在赏雪的同事轻轻地碰了碰我的臂膊,将我拉回了现实,我才知道,这时候的我已陶醉在自己雪的世界里了。

我依然站在窗前,窗外雪花飘飞,像我的思绪一样飘落飞散,一片又一片……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康嘉琪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