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文化 > 作家风采 > 正文

跨入舅舅家(巴陇锋长篇小说《丝路情缘》第七章)

核心提示: 大伙摆姿势。背包客一惊一乍地指挥大家,大家的情绪被调动,嗨翻了天。最终大伙儿蹦起老高,齐喊——“中国我爱你!”

640balongfeng1.webp

电话是雅诗儿的准嫂子康雅洁打来的。

康雅洁要做投资,跟伊万要个数据。雅诗儿怎么也想不通,康雅洁怎么就不先给她打电话,更想不通,那个数据对于伊万的威力竟如此之大。其实,伊万回到酒店给康雅洁提供完数据后,倒闲着没事儿了,就开始千方百计哄雅诗儿开心。可雅诗儿怎么能开心呢!她给哥哥打电话,转弯抹角地询问哥哥与康雅洁的关系,当得知俩人关系照旧后,她就早早睡了。睡了一会儿又起床,独自去冼星海大街第二次瞻仰冼星海,回来后才又倒头睡去。

第二天早晨,当大伙儿都吃完早餐准备出发时,法蒂玛才发现伊万没有起床,就去敲他房门,竟无任何反应。大伙都以为雅诗儿在伊万房间共度良宵,好一阵子,才有人尝试着去敲雅诗儿房门,房门半天才开。大家央着雅诗儿让她去喊伊万起床,雅诗儿还在为昨天滑雪场的事恼怒,便一句话没说就订了飞西安的机票,准备直达西安。眼看着雅诗儿搭车去了机场,大伙儿才反应过来,忙去隔着门喊伊万。伊万穿着短裤披着夹绒上衣从豪华套间跑出来,喊了司机追向机场。

当伊万追到距离酒店18公里的阿拉木图机场时,雅诗儿正在排队检票,距离检票口只剩一人。伊万大吼“雅诗儿”,冲向隔着铁栏杆的检票口。雅诗儿连头也没回,她已经检票完毕,将包放在安检滚动带上,手握登机卡从容走入;不料,她手中的登机卡被撕成两半,一半到了伊万手中。雅诗儿骂声“流氓”,继续朝前走,却不料自己身子早悬空——被伊万抱起。雅诗儿发疯地抱住伊万的头,使得伊万因辨不清方向而不敢轻举妄动。这时,大批警察涌上来,不由分说地将伊万和雅诗儿带走。

在机场治安处折腾了俩小时,伊万和雅诗儿回到酒店,正赶上这里的中午饭。大伙儿悄无声息地吃完饭,法蒂玛用俄语问伊万:“走不走?”

伊万有气无力道:“讲中文普通话。”

法蒂玛喜出望外地喊:“现在是中午12点40分,陕西村东岸子娃雅诗儿回老舅家省亲寻祖车队出发,方向向东,目标霍尔果斯、中国,主题:跨入中国。请上车,请上车!请注意,全程请讲中国普通话,中国普通话!”

雅诗儿听得哭起来,被伊万抱进首车。大家无声上车,车队一阵马达轰鸣出了阿斯塔纳大酒店。

天阴沉沉的,一会儿飘起了雨。车多路滑,好不容易才出城。到了阿拉木图去往霍尔果斯的公路路口时,才发现正在修路,据说这条路长300多公里,是哈萨克斯坦境内“西欧—中国西部”国际运输走廊最后的区段之一。走完这条路,就到了霍尔果斯口岸。看着撕扯得越来越长的雨丝,雅诗儿一路沉默,恨不能一下子飞往中国。可是车子越发小心慢行,盘旋在蜿蜒的山区二级公路上。天山支脉的山山岭岭上,不知名的灌木、杂草分外丰茂,野花、各色的野果及因气候变化而黄绿相间的树叶,将山莽装点成七彩世界,偶尔见守林人燃起的炊烟从这色彩缤纷的画卷上升腾起来。烟丝儿夹杂着柴火味儿,被水雾湿气挟持着直扑向汽车,雅诗儿打开车窗玻璃,一任烟气、水雾、花香、果香飘洒进来,她惬意地吮吸,感受着这“人间烟火”。突然,伊万喊:“停车!”

紧接着,法蒂玛应声虫儿似的用步话机喊:“停车!快停车!”

但是,车子正艰难爬行在一个急转弯的陡坡路段,一时无法停止。伊万大喊:“看,红叶!”

雅诗儿转眼望去,在她的一点方向满眼皆红,整座山峰全是红彤彤的槭树,如同传说中的云中红塔,那么鲜明,毫无瑕疵,艳丽的颜色烘托得路面也亮堂起来。再看近处的槭树林,树姿挺拔高雅,又妖娆自得,极具魅力。车开得小心翼翼,雅诗儿伸出头细看,觉得每一枚槭树叶,就是一颗被裁剪过的红星儿,带着微雨露珠儿,那么耐看,那么清新可喜。不料,这云中奇观、雨中奇葩,竟倏然不见了。原来,车已经转了个弯,上升到制高点,接着顺陡坡下行而去。移步换景,雅诗儿有些失望地看着路旁的翠绿和远处的云山雾海,听到伊万在吟唱:“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这可不是霜叶。”雅诗儿随口说,“你也没有停车。”

“你终于说话了。”

雅诗儿没有接话。伊万发挥自己讲故事的天性,即兴讲了一个作物、水果与引进年代的故事来哄她。

雅诗儿听罢,心情好多了,被伊万的笑话逗乐了。

俩人正笑时,司机将车停了下来。伊万大怒:“停什么停?”

司机说:“不是您让停吗?”

“笨呀!”伊万气咻咻,“该停时不停,不停时乱停!”他上前朝司机脊背上一阵乱拳。

司机无语地承受着,雅诗儿看不下去,上前朝伊万脊背上一阵乱拳,气道:“你是不是没处出气,才……”

谁料,伊万被激怒,对司机拳脚相加,司机终于倒地。伊万这还不解气,要踢他,雅诗儿只好挡在前面。这时,法蒂玛和其他人也走过来。伊万抬眼,凶横的眼光吓得法蒂玛退去,大伙也迅即散开,都回到自己车上。雅诗儿拉起司机,司机委屈得双泪直下,雅诗儿安慰一下他,回身向伊万:“我——鄙视你!”

“瞧啊,红鸡冠子!”伊万如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回望着刚才经过的红槭树峰顶大喊。

雅诗儿回望一眼刚才的美景,切齿道:“切,你是一只骄傲得不合时宜的大公鸡。”说着,上车而去。

伊万也上车。车子却没有开动。路边,一只灰白小野兔一蹦一蹦要上土塄儿,竟没有成功。伊万下车去抓小兔子,小兔子受惊吓,反钻入伊万胯下,仓皇逃走了。伊万垂头丧气地上车,大喊:“开车!目标:高原草甸!”

他说完,倒头大睡,一会儿竟发出呼呼声。车子加速,景色从雅诗儿眼前一掠而过。山间,不知谁家小伙儿唱起了歌曲《燕子》:

燕子啊

燕子啊

让我唱个我心爱的燕子歌

亲爱的听我对你说一说

燕子啊

燕子啊

你的性情愉快亲切又活泼

你的微笑好像星星在闪烁

啊……

眉毛弯弯眼睛亮

脖子匀匀头发长

是我的姑娘

燕子啊……

这首著名的哈萨克民族民歌,是雅诗儿的最爱。雅诗儿知道它诉说着一个青年的痴爱和耽心,但此前她总觉得这首歌是抒情欢乐的,直到此刻,她才真正领悟到歌曲中那一抹忧伤的动人。想着美丽的哈萨克姑娘燕子与情郎相恋却又不得不天各一方,直到白发苍苍……泪水打湿了雅诗儿的前胸。可怜的姑娘,她不知道伊万究竟有没有给过她快乐,反正现在,她感到的是满肚子的委屈和止不住的泪水。伤怀之余,雅诗儿竟有些迷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束刺目的阳光刺醒,睁眼分辨半天,才见蓝天白云下,云雾缭绕,上千亩高山牧场,充满神奇的诗意美……阳光、劲风、草甸、蜂蝶,在眼前流荡,令雅诗儿慵懒而又兴奋、忧伤。眺望苍莽原野,宛若天际连绵不绝的山岭与白云接吻,那景象令人游目骋怀,心胸为之开阔。片刻,天光云影,晚霞夕照,更是幻化神奇、诡异莫测,那轻笼缦纱、彩云飞渡的气势,更是令人神往。车队攀上一个制高点,令人窒息的美就在脚下:远处的草海,如同近在咫尺,湖光山色形如一体,美不胜收。美丽的草海湖湖水湛蓝湛蓝的,宛如一颗璀璨的蓝宝石镶嵌于天际。微风吹时,一泓湖水波光粼粼,醉了天地。

车子加速,驰骋在清伊高速上。道旁,暮色中一望无尽的平原一角挂起一座彩虹,周围光影变幻莫测。越靠近霍尔果斯,平原的植被就越丰富,草比人还高,据说是有伊犁河滋养的缘故。

就是在这样一个美丽忧伤的夜晚,雅诗儿来到了霍尔果斯,被告知没有伊万满意的宾馆。伊万气得不行,说是要在这里投资个五星级酒店,他当下给康雅洁打电话,却没有接通。大家只好在一个当地富人家里将就一晚。

第二天早饭后,趁办通关手续的间隙,大家参观了当地具有150年历史的扎尔根清真大寺。据当地人介绍,这是一位陕西乡党修建的清真大寺,外观是伊斯兰风格,里面完全是中式风格,大寺可同时容纳1600人做礼拜。令人称奇的是,整个建筑没有用一根钉子,全为榫卯结构。更让人惊奇的是,1910年的大地震,扎尔根市的建筑被夷为平地,而扎尔根大寺却完好无损。现在,当地政府已把这座建筑列为保护文物,扎尔根大寺成为中哈两国文化交流和友谊的见证。雅诗儿对清真寺默念道:“老舅家人修成的正果!”

参观回来,车队缓缓驶过霍尔果斯河小桥,直奔中方霍尔果斯口岸,令人心跳加快的一刻到来了!雅诗儿看到醒目的霍尔果斯口岸界碑,大家一致行注目礼。车队缓缓驶过口岸,进入中国境内。雅诗儿高呼:“东入阳关寻亲人!”

车停下,大伙儿下车,高呼:“中国,我来了!”

雅诗儿高呼:“舅舅家,我回来了!”

大家将头巾、帽子、眼镜、车钥匙、水杯等能抓到手的东西,一股脑儿抛向空中,而后围成个圈儿,请来一位背包客替大家拍照。

大伙摆姿势。背包客一惊一乍地指挥大家,大家的情绪被调动,嗨翻了天。最终大伙儿蹦起老高,齐喊——

“中国我爱你!”

(第七章完)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康嘉琪
0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