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文化 > 作家风采 > 正文

好一脉昆仑 (巴陇锋长篇小说《丝路情缘》第十章)

核心提示: 嘉宾答:“我想这样表述:山之宗,河之源,族之祖,神之山,玉之乡,歌之海,花之洋。”

640balongfeng1.webp

一座横空出世、直戳蓝天的雪山,巍峨磅礴、气象万千……

雅诗儿看呆了!在刺目阳光下,她眼睛一时难以适应,好一阵子才看清,浩瀚的冰川如巨龙、似大象,一群群奔驰而来,千姿百态,晶莹夺目。朝下望去,一望无际的冰舌,如同巨无霸的刺刀被倒斜放置。雅诗儿不知哪来的魔法,她觉得自己就是紫霞仙子,沿冰舌轻松俯冲直下,眼前景象顿时玄妙起来,雪峰似水晶铸成的巨塔,颠来倒去不见了,很快被一个奇峰叠嶂、云雾缭绕的世界包围,高大苍翠的云杉、圆柏等针叶林,苍苍茫茫,周围顿时一片阴森。雅诗儿一急,一个翻滚,跃出苍莽林海,落入满是金露梅、山柳、杜鹃的高山灌木丛。回头望,雪山壁立千仞,对雅诗儿形成巨大压迫。她连忙扎了一个猛子,跳到雪线外,周围的高山草甸用厚实绵软、花团锦簇来迎接她这个天外仙子。雅诗儿在草甸上戏耍倦了,开始飞向开阔的高山牧场。牧场边林区中,成千上万的白唇鹿、雪豹、雪鸡等野生动物,构成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

这时,一个美声唱法自天际响起:“啊……七夕,你比巴(八)西(夕)少一夕……”

雅诗儿朝声音方向望去,只见一个身披金甲圣衣、脚踩七彩祥云的齐天大圣模样的人,自天而降……雅诗儿狂喜,扯破嗓子大吼:“至尊宝……”

原来是一个梦。

当雅诗儿被自己的这声凌厉吼声惊醒时,自己大吼时全身使劲的努力和那粗狂的声音,将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但她很快明白,自己是在宾馆或者什么房间——其实是在深夜的吐鲁番人民医院住院部单人病房。她转动头下意识辨认,昏弱的灯光照得房间半明半暗。电棒发出“刺刺”声,窗前的蟋蟀落寞地叫着,伴随着床上雅诗儿手机的信息提示音。雅诗儿看到床侧似乎有个躺椅,有个人躺在上面,却不像是伊万——不是男人。突然,雅诗儿惧怕起来,她头皮发麻,发出“啊——”的一声,惊惶地喊:“法蒂玛,法蒂玛!”

躺椅上的人被喊醒,翻动身子继续睡去,雅诗儿看清是小美。她知道自己在医院病房,于是无助地起身,去倒开水。响动弄醒了女伴,小美忙站起身替雅诗儿将热水和凉水兑好,递过水杯。雅诗儿接过水杯,说:“谢谢你!”抬腕看一下,“凌晨3点了,伊万哪儿去了?法蒂玛呢?”

“都在宾馆。”

雅诗儿心下一惊,放下水杯,无力地侧身躺在床上。

“你中暑啦。现在好些了吗?”

“没事。睡吧!”雅诗儿扭灭灯。

她从内心深处问自己:中暑、上医院、安顿住院、交代人护理,伊万做完这些事情,是该休息了,有问题吗?她本来没觉得有问题,因为伊万怎么对她是她在伊万内心有多重的一种体现,她不想因他在意她而背负太多压力。然而,可怜的雅诗儿,要说清她此刻的复杂心情的确不容易,因为滚烫的泪水已经喷涌而出。此时此刻,在丝绸之路最热的重镇上,旅行劳顿又病痛中的雅诗儿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她甚至有点后悔这么高调地回老舅家寻亲,因为这得花伊万好多银子,而欠伊万人情是她现在最不愿意做的。可是,她又想起,自己本身就是伊万冠亚集团的形象代言人,只是因为她名气不大又没毕业又是伊万女友还经常花他银子,所以至今没有正式从公司领过一分钱的报酬。这样想时,雅诗儿又觉得理直气壮起来,她觉得不仅这趟来得很对,而且一定要不虚此行。

突然,手机微信提示音响起。她拿手机看,记者王智发来了十几条短信,开头几条问她在哪儿,见她未回,就说他要见她,说是给她带了礼物,后来知道她在医院后,他流露出焦急心情,再后来是他来到医院见雅诗儿昏迷,留下了一条艾德莱斯绸围巾走了,最后三条是问她醒来没有,叮嘱她一定要多喝水多休息云云。按理说,在伊万关心缺席的情况下,雅诗儿应该为这不期而至的关心欣慰,然而,我们的雅诗儿姑娘此刻却像吃了苍蝇般难受。她平生最讨厌那些马路求爱者,尤其为那什么艾德莱斯绸围巾而硌硬。她搜了一下“艾德莱斯绸”。

网上说艾德莱斯绸,是维吾尔族人生产并为维吾尔族妇女最喜爱的、用于做服装的绸料,还说是古丝绸之路的活化石。雅诗儿看着,突然想起在路上看到的维吾尔族妇女的裙子,当时心下觉得很特别,好喜欢。但是,对于王智所赠,她是极度排斥的。于是,她开始回微信,却见又蹦进一条王智的短信,要求她戴着围巾拍照给他,雅诗儿立即回短信:好,拍完我就还给你。

雅诗儿发完信息就关机睡觉了。

清晨,雅诗儿被女伴打水、收拾病房的响动弄醒。她睁眼望了望天花板,又闭目养起神来。一会儿,伊万拎着水果、早餐走进门。他径直走到床前,吻雅诗儿额头。雅诗儿死死抱住伊万的头,使他动弹不得。伊万定定地、温柔地道:“亲爱的,好些没?”

雅诗儿没有作答,松开手。

伊万站直道:“搞定,去吐鲁番吃葡萄喽!”

“吃葡萄前,先吃这些。”雅诗儿开始“检阅”伊万带来的饭:一碗盛有许多豆豆的汤面条,一碟盛有葡萄干、杏干、桃干的抓饭,一盘大盘鸡,一盆烩肉。雅诗儿眼见冒着热气的美食,吃货的窘相毕露,却道:“哈哈,荤素搭配,吃来不累!不但不累,咥起很美!——切,先得洗洗脸,打扮一下,照个相。”

“赶紧的!‘火洲四宝’:豆豆面、葡萄干抓饭、盆盆肉、大盘鸡。等你消受!”

“好嘞!还真是稀罕餐饭!”

“那是!——快洗漱洗漱。甭照什么相啊!”

“发微博微信呗!”雅诗儿说着走进洗手间。

“那速度!”伊万说,吩咐女伴道,“你叫什么名字,将饭再热热?”

“伊总,叫我小美吧——我的汉语名!”说着将饭放进微波炉。

伊万转悠到窗前,朝外瞧着,一会儿又走到床前。他在床边发现了那条艾德莱斯绸围巾,若有所思地拿起看,问:“你买的,贵不贵?”

小美支吾道:“不是……估计挺贵!”

伊万颇为惊讶地注视着小美:“几个意思,难道你说这玩意儿是别人送雅诗儿的?”

“我……”小美手咬指头,支支吾吾,“饭热好了……”

“别打岔!”伊万抓住小美手腕,目光如炬逼问,“围巾哪儿来的?”

“是……”小美恐惧地躲闪着,闪烁其词,“您弄疼人家啦!”

“吆……长本事啦,欺负上小姑娘啦!连人都不避……”不用讲是雅诗儿,她无比鄙夷地站在小美身后,不错眼珠儿地瞧着伊万,“堂堂伊总,小心不雅视频流出,外加被‘人肉’!”

“我去!”伊万一把甩开小美,小美一个趔趄倒在床沿,伊万转眼对雅诗儿,他看到一个打扮明艳的雅诗儿,于是降低调门温和道,“你倒是没事儿人一个。”

“那是!”雅诗儿一把夺过围巾,“我都还没发现这所谓的艾德莱斯绸围巾哩!”

“说,谁给你的?”伊万问,坐在椅子上,“我不怪罪你!”

“多谢伊大人不杀之恩!是那多事的记者,大名王智。”

“又是那小子!”伊万怒道,“真欠揍!”

“想吵架?”雅诗儿轻松道,“要是不想,咱开始吧?”

“开始什么?”伊万问,很快醒悟,吩咐道,“喏,摆好饭菜,小美,拍照发微信微博。”

“错!”雅诗儿说,拆开艾德莱斯绸围巾塑料包装袋,将围巾提在手上,摆起了姿势。

伊万和小美都有些讶异。雅诗儿催道:“拍呀!你们不帮忙,我自拍,自拍器呢?”

伊万站起,却没再动,冷冷地看着雅诗儿接受小美摆拍。看了一会儿,他开始吃饭。这时,雅诗儿已拍完,凑到伊万跟前,道:“伊总,男人不可以小气包的!”

“嗯……吃饭,饭还堵不住你嘴。”

仨人没再说话,吃完了饭。雅诗儿边发微博微信,边雷厉风行地吩咐小美将围巾退给王智,又吩咐伊万办理出院手续,最后打电话给法蒂玛要去葡萄沟、坎儿井、高昌故城、交河故城。伊万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抱住雅诗儿就吻。

“吐鲁番的葡萄熟了,阿娜尔罕的心儿醉了……”这一天,吐鲁番一日游,也让雅诗儿的心醉了。由于葡萄沟、坎儿井、高昌故城、交河故城4个景点分布在市区的四个方向,往来一次不易。吸取昨天的教训,伊万吩咐大伙儿早、晚趁凉分别游较远的两处景点:东面的高昌故城、西面的交河故城,上午天气渐热游最近的坎儿井民俗园,午饭后稍事休息,下午感受距离不远的北面的葡萄沟。这样的安排,虽然安全舒适,但要多跑一倍多路程。好在伊万不差钱,不在乎这些。

一大早,先去最远的高昌古城。伊万的朋友买买提开来新买的豪华考斯特,虽然空气灰蒙蒙的,可大家都感受到了吐鲁番的热情,太阳一冒头就很快燥热起来,大伙儿都受不了,好在伊万的朋友更热情,考斯特空调开得正好。买买提拿来了自己老婆早上做的馕给大家吃,雅诗儿只尝了一点就觉得风味非凡。大家盯着前方,听着买买提一会儿做解说一会儿唱《吐鲁番的葡萄熟了》,天才的买买提兴之所至,将歌词改为:“……吐鲁番的葡萄熟了,雅诗儿的心儿醉了……”

笑声中,就到了丝路重镇高昌故城。这里,没有旖旎的风景,但置身其中产生的震撼却是前所未有的。迎着早晨的干热风,一行人踏入这遗址里,朝霞中,厚厚的街道、尘土,残破的土灶、废墟,完整的垛口、宫殿,使得雅诗儿犹如徜徉在历史与现实之间。随处可见的凋敝的土房轮廓,让人遥想起这里曾经的辉煌:这座始建于公元前的城市,曾为丝路重镇,此后历经了高昌郡、高昌王国等长达1300余年变迁,于公元14世纪毁弃于战火。曾经为闹市,今无车马喧。历史在这里留下了一个苍凉背影。

这时,一位维吾尔族小伙赶毛驴车来到。雅诗儿和伊万上车,在城市的大路上奔驰。考斯特稳驾慢行紧跟着,伊万、雅诗儿下了毛驴上到考斯特,大家回返,二度穿过城市,去游览坎儿井民俗园。

路面很宽,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公路两侧的土堆,原来那就是著名的坎儿井。凡是有土堆的地方,就意味着下面有暗渠。坎儿井是维吾尔族人创造的雨水集留工程奇迹,它和长城、大运河一起被称为中国古代的三大工程。最早的坎儿井距今已经有2000多年的历史,清代晚期的林则徐推广了它,使它造福边疆。吐鲁番盆地北高南低,北部、西部的山脉在春夏时节有大量积雪和雨水流进山谷,潜入戈壁滩下。维吾尔族人利用山的坡度,巧妙地创造了坎儿井,引地下潜流灌溉农田,又可以直接饮用。

法蒂玛和雅诗儿都竞相用坎儿井的水洗脸。带着坎儿井里天山雪水的清凉,大家去吃中餐、去午休。

大约两点钟,大伙儿去神往已久的葡萄沟。考斯特开足空调,将43℃的空气隔在外面。

葡萄沟位于吐鲁番东北10公里处的火焰山中,是条南北长约7公里、东西宽约2公里的峡谷。进入葡萄沟景区,潺潺流水声让人顿感清凉,浑身来了气力。隔车窗朝两面山坡眺望,整个是绿色画布、绿色海洋,中间点缀着桃、杏、梨、桑、苹果、石榴、无花果等各种果树,屋舍俨然,掩映于浓荫之中。雅诗儿看到一座座房屋排列在山坡下、农家庭院上,买买提适时介绍说那是晾晒葡萄干用的“晾房”。打开车窗,顿时凉风扑面,好一个避暑天堂!游人如织,汽车如同在画中穿行。

大伙儿来到买买提朋友的一个接待站。这里依山傍水,安静、幽雅,浑然天成,楼兰葡萄长廊深邃、幽静。雅诗儿信步葡萄架下,仰首尽情观赏珍珠般的葡萄,法蒂玛早坐在葡萄架下大嚼起来。这时,伊万喊照相,雅诗儿看到长廊尽头碑石上镶嵌着“葡萄沟”三个鲜红大字,格外引人注目,游人争先恐后在此拍照留念。园内有民族风味的食堂,有卖工艺品的毡房,还有划船游玩的地方。

地方太多,根据买买提建议,大家分头行动。司机带领一队,买买提带领雅诗儿和伊万。他们去了吐鲁番维吾尔族居民风俗馆,还去了一座葡萄园林——水榭别墅。但见葡萄长廊藤蔓交织,果香袭人。仨人在此小憩,品尝晶莹滴翠的葡萄,阳光透过葡萄枝叶间的空隙,洒落到长廊中,组成个光怪陆离的万花筒,令人心旷神怡。买买提要来烤羊肉串、馕和啤酒,雅诗儿摇下了桑树上的白色桑葚子,大家捡起就吃,甜在心里。

6点的时候,大家依依不舍但又不得不离开美丽迷人的葡萄沟,因为交河故城正以强大的魅惑力量召唤着这群年轻的丝路寻梦人。

买买提鼓动着络腮大胡子讲,之所以称为交河,是因为一条河被这座城市分开后、绕过这座城又相交的缘故;之所以是“故事的故城”而非“古代的古城”,是因为这是座被遗弃的旧城市。交河故城大概是西汉时期建立的“车师”的故址。

交河故城在吐鲁番西郊。酷暑难当,雅诗儿自带小风扇,跟在买买提后面。在夕阳的余晖中,整个城市呈柳叶形半岛状,又像个高高的大土台,苍黄而壮丽。买买提说建筑和街道是由上往下挖掘而形成的。伊万有些怀疑,觉得当初建筑是在一个较低的土台上由夯土版筑而成,最后被风沙淹没,现在人们从上往下来挖掘。雅诗儿发现了一个小天井,天井左边有个孔洞,是水井的通风口——天然空调。遗憾的是,所有建筑屋顶已无。

交河故城是世界上最大最古老、保存最完好的生土建筑城市,也是中国保存2000多年最完整的都市遗迹,是唐西域最高军政机构安西都护府驻地。眼前的一尘一埃,难掩曾经的辉煌,无言诉说着生前身后的故事。

一天的旅行,充实归充实,可对于病中的雅诗儿来说太劳累了。回到宾馆,她倒头就睡。

一觉醒来感觉好多了,要了饭,打开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放王智主持的《大昆仑文化》节目,王智道:“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总结一下:肖老师,您心目中的昆仑山是什么概念?”

嘉宾答:“我想这样表述:山之宗,河之源,族之祖,神之山,玉之乡,歌之海,花之洋。”

雅诗儿暗自称奇,想起凌晨做的梦,不禁道:“好一脉莽昆仑!”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康嘉琪
0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