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文化 > 作家风采 > 正文

醉卧月牙泉 (巴陇锋长篇小说《丝路情缘》第十一章)

核心提示: 车队迎着阳光前进,沿幸福路左转进入高昌中路,经右侧的麦西莱甫广场时,广场上正有一群大妈在悠悠起舞,雅诗儿看着看着笑起来。途经绿洲中路、绿洲东路,满眼翠绿欲滴的绿植重新塑造着这座城市给雅诗儿的印象。由远及近,火焰山与公路边上的绿洲交映在一起,活像蔬菜卷上涂了番茄酱,色香味俱全。

640balongfeng1.webp

2014年8月27日一大早,车队从吐鲁番启程,开赴哈密市。

车队迎着阳光前进,沿幸福路左转进入高昌中路,经右侧的麦西莱甫广场时,广场上正有一群大妈在悠悠起舞,雅诗儿看着看着笑起来。途经绿洲中路、绿洲东路,满眼翠绿欲滴的绿植重新塑造着这座城市给雅诗儿的印象。由远及近,火焰山与公路边上的绿洲交映在一起,活像蔬菜卷上涂了番茄酱,色香味俱全。早晨的太阳混混沌沌,但温热威力逼显,空气立时燥热起来,雅诗儿不得不摇上车窗。车子上到G312,进入连霍高速,疯跑起来。

这时,法蒂玛步话机里的声音响起:“现在是早上10点40分,陕西村东岸子娃雅诗儿回老舅家省亲寻祖车队第9日出发。前方向东,目标中国新疆哈密市,主题:感受哈密。请注意,此行我们已经走过近1754公里,离中国陕西西安市还有约2446公里。请注意适度旅行,节省体力!全程请讲中国普通话,中国普通话!”

一会儿,她又广播道:“亲爱的旅伴,与我们做相反运动的陕西卫视丝路万里行队伍刚才微博互动我们,他们正在去往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路上。亲爱的旅伴,应雅诗儿女士要求,我们现在播放歌唱家关牧村的歌曲《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雅诗儿听得有些讶异,车载显示屏已经出现画面,车内回荡着关牧村甜美的歌声——

克里木参军去到边哨

临行时种下了一棵葡萄

果园的姑娘啊阿娜尔罕呦

精心培育这绿色的小苗

……

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阿娜尔罕的心儿醉了

阿娜尔罕的心儿醉了

心儿醉了

听着关牧村热情、质朴、醇厚的歌声,看着具有吐鲁番风情的视频画面和窗外景致,雅诗儿真的醉了。她觉得这样一路高歌一路美景的生活,是她所向往的,她感觉到了生命的律动、青春的喷薄,也有了一丝冲动的欲望。她要尽快将这首歌学会,就跟着唱起来、舞起来,累了便歇会儿,正好在网上查看关牧村的信息。令雅诗儿诧异的是,关牧村并非维吾尔族,但是她对维吾尔族歌曲的演绎几近完美,充满真情,令人陶醉。雅诗儿看到关牧村的经历,又想到自己从小热爱音乐,梦想在这方面有所发展,然而,年华老大,她至今都没有什么成绩,她为此黯然。

伊万一边处理工作,一边莫名其妙地观察着雅诗儿的举动。从她痴迷地看视频、听歌曲到兴奋起舞,再到默默上网、神情黯然,他都看在眼里。他不知道他的姑娘何以喜怒无常、休戚无由,他甚至觉得她有时有点无厘头、过分自恋、沉湎自我。伊万忙完工作,开始上网玩。他看到雅诗儿的照片在网上不断弹出,正是昨天佩戴着艾德莱斯绸围巾的照片,忙喊雅诗儿来看。

雅诗儿大吃一惊,急忙联系王智,可没有他手机号码。他曾经自恋地给她留过手机号码、发过名片,但都被雅诗儿毫不犹豫地删掉了。他大概昨天收到雅诗儿退回去的围巾后心里不爽,才用今天这种方式来求关注吧。伊万打开雅诗儿微信给王智发信息,弄到他手机号码。伊万直接打过去,开口就骂:“我说,你小子找死呀……你在哪儿?快快来,老子要揍扁你!”

手机里传来王智的声音:“我知道你是个疯子,你不配当雅诗儿的男友,不配和她坐一辆车……我就在你车的左面,你扭过你的头看,我都看到你那副臭嘴脸啦!”

伊万和雅诗儿偏头,看到王智坐在一辆白色采访车上,正一边打电话一边跟雅诗儿打招呼,手机中传来他的声音:“女神好!你不觉得丢人吗,和他在一起?!”

伊万恼羞成怒,对司机大吼:“给我撞上去,司机!撞——”

雅诗儿大吼:“混账,不——”说着狠狠给了伊万一记耳光。

旁边采访车中的王智将这一幕看得真真切切,他得意地舞动着,差点儿站起身来,又不得不蹲回去,他拿起手机喊:“女神万岁!相信你一定会勇敢地抛弃你身边的混蛋,成功投入我王智的怀抱!”

伊万气得半死,雅诗儿也铁青着脸,恨不得撕碎王智,可是车子正飙在140迈,一点儿也不能乱动。伊万命令司机开进最近的服务区。这时,雅诗儿收到王智一个语音,伊万夺过手机播放,是王智的唱腔:“吐鲁番的葡萄熟了,雅诗儿的心也醉了!”

“自鸣得意的讨厌鬼!”雅诗儿骂道。

伊万无语,但脸色很难看,内伤很重的样子。这时,车停下来,到了三道岭。伊万下车,雅诗儿跟上,法蒂玛走来问:“伊总,要吃饭吗?”

“吃什么饭,就知道吃!”伊万骂道。

法蒂玛一下子杵在那儿,眼泪簌簌流下。雅诗儿责怪伊万:“咱能不能男人点,别跟女人耍横!”

这时,只见那辆白色采访车疾驰而来,在伊万面前来了个急刹车,差点撞到伊万,伊万机警地躲开。没等伊万发火,车门打开,王智走出来,径直朝伊万走去,边走边道:“来呀,给你来,你不是要揍我吗?”

伊万被王智这股来头镇住了,握紧的拳头展开来,道:“照片怎么回事?”

“什么照片?”王智一头雾水,“能不能男人点?普希金都能为爱决斗至死,我有啥不能,来呀懦夫!”他挥着手。

伊万一下子来了火气,猛扑上去,不料雅诗儿挡在他面前。雅诗儿说:“是得说清楚,王智我问你,我微博的照片,怎么网上全网发布啦?”

“什么?几个意思这?”王智讶异道,“跟我有关系吗?我只给了你拍照道具,完了你还了回来。别的我哪知道?”

雅诗儿和伊万相互瞅瞅,雅诗儿道:“真不知道?”

“我没有必要跟你撒这个谎。”王智道,“不过,要真有这事儿,我上网看看!”

“拜托!”雅诗儿推推伊万,“咱们走!”

“我先得拍野骆驼去,回头看了发你微信!”王智率先上车。

伊万“切”一声,痛苦地摇头。

一小时后,到了哈密市。哈密车少人少,城进得迅速,街上绿化很好,姑娘小伙儿都很漂亮,学生妹妹们靓得一塌糊涂。只是车上有点闷,雅诗儿于是拿起步话机,尽情发挥道:“西域襟喉、新疆门户、瓜果之乡——哈密到了!游客们多看看,吃货们口眼并用、上下其手啰!”

大家朝一座雕像望去,一位维吾尔族少女手托甜瓜微笑着,仿佛在眺望远方的客人。这是哈密市标志性雕塑——瓜乡少女。雅诗儿对司机说:“我是枚吃货,先找个瓜果摊吧!我要吃哈密瓜,吃哈密枣,吃哈密葡萄……还有啥吃的,伊万?”

“还有,还有……吃……哈密小吃!”

大伙儿在一个水果摊下车,开吃起哈密瓜、哈密枣、哈密葡萄以及小吃来。伊万要了啤酒,忘情地吃起羊肉串,似乎早忘了刚才的受辱。法蒂玛和小美等正在不辞辛苦地消灭哈密瓜,法蒂玛表现出沉闷的样儿。雅诗儿也忙于消受这汁液粘手粘脸的哈密瓜,边吃边对法蒂玛说:“这么好的瓜,你还不尽兴!”

“不像你有伊万,没有人陪我,我怎么尽兴!”

“那你找个男朋友陪你吧!”

周围的人都惊异于两位美女的大胆奔放。却听得雅诗儿大叫:“哎哟,哎哟,我肚子疼!”一边痛苦地吼一边自摸肚皮。

众人大惊。伊万霍地起身,上前愤怒地抓住水果店老板衣服领口,意欲发作。孰料,雅诗儿忍俊不禁:“我肚子好了!我肚子好了——老舅,对不住!请问哈密有甚好玩?”

老板一把推开伊万胳膊,冷冷道:“回王府,楼兰古国。”

“去回王府了!再见老舅!”雅诗儿上前,煞有介事地亲一下老板面颊,没心没肺地走开了。

入住酒店稍事休息后,大家去游回王府。

哈密回王府坐落于哈密市回城乡的原回城东北角,是在原蒙古府的基础上于1706年重建而成,后历经多次焚毁、重建。现在,雅诗儿看到的哈密回王府,地处哈密市回城乡阿勒吞村的哈密王陵隔壁,是2003年开始筹建的以弘扬爱国主义和民族团结为主题的旅游景区。

从回王府返回,已是黄昏,霞光万道,将哈密木卡姆文化广场照得绮丽无比。广场逆光的一角,几十个穆斯林同胞正在专心致志地跳青苗麦西来甫,音乐的间歇,舞者交流着,形成一种奇特的氛围;雅诗儿一下子被吸引住,她臂弯挡住逆光远眺,只见一位老者敲起明快的手鼓,一名艾捷克手演奏《阿拉木汗》乐曲,随着音乐一男子起唱序曲,一女子合唱副歌,顿时全场群众复又狂舞。一个中年男子双手托着置有两个瓷碗青翠麦苗的盘子,在人前边舞边唱:“……她的眉毛像弯月,她的腰身像绵柳,她的小嘴很多情,眼睛能使你发抖……”雅诗儿跑到人群前面,早看得兴起,这时男子正好舞到她面前,男子用热情的眼神示意雅诗儿。雅诗儿不由自主地舞动起来。

雅诗儿的舞姿舞技惊艳全场。蓦地,大家都停下来,只剩下她与中年男子沉浸在舞蹈当中。俩人越跳越投入,越跳越欢畅,激情四射,眉来眼去,契合无比。伊万越看越不对劲,他妒火中烧,终于忍不住走过去。打手鼓的老者见状,忙停止敲鼓,音乐随之戛然而止。雅诗儿和中年男子不得不停下来。中年男子想说什么,雅诗儿见伊万走来,就迎向他,拉他离开广场,说:“又犯病啦?”

“你才有病呢!”

“我有病,妇女病!你呢?”

“我……”伊万一时语塞,发狠道,“我不是歌王,我犯贱,害贱病!”

雅诗儿顿时泪如雨下,一语未发地气呼呼走开。

晚上,大家合计着明天去古楼兰国,一打听才知,古楼兰国离哈密市路途遥远。于是,法蒂玛做主,决定明天直奔敦煌。

楼兰属西域三十六国之一,与敦煌邻接,在公元前后曾与汉朝关系密切,后因不明确原因消失在茫茫戈壁。楼兰遗址现因沙漠浩瀚、远离居住地、水源奇缺等困难,成为人迹罕至之地。在了解楼兰的过程中,雅诗儿还发现了一个影片,叫《梦断楼兰》,她打开来播放。

正看时,手机响起,是个陌生号,她没有理睬。孰料,这个人很执着,不断打着,雅诗儿就接起。却是王智,他说他已经查清是谁在利用她的美艳形象做广告宣传了,他正在交涉此事,需要雅诗儿授权他办理此事。雅诗儿觉得有点意思,主要是她现在觉得王智很有血性、很真诚,是她崇拜的普希金式的英雄,是比至尊宝更接地气的英雄。于是,她给了资料,本想再多问几句,不想王智已经说“再见,等我消息”了。

雅诗儿无心再看电影,有一丝烦忧困扰着她,却无从说起。不知过了多久,她睡着了。

第二天早饭后,霞光万丈,整个东方都给烧红了一般,城市沐浴在庄严肃穆的霞光中。车队一行离开这座祥和的城市,在益寿路上疾行,雅诗儿本来要打开车窗看风景,不想越到郊区越荒凉起来,而且很快被三十多摄氏度的高温炙烤着,于是她关窗览景。这时,步话机里响起法蒂玛沙哑的声音:“今天是2014年8月28日,现在是早上8点10分,陕西村东岸子娃雅诗儿回老舅家省亲寻祖车队第10日出发。前方向东,目标中国甘肃敦煌市,主题:梦游大敦煌。亲爱的朋友,此行我们已经行程过半,行程过半,走过近2160公里,离中国陕西西安市还有约2040公里。请大家适度旅行,欢乐游玩,节省体力!全程请讲普通话!”

上了连霍高速,法蒂玛又广播道:“亲爱的旅伴,与我们做反方向运动的陕西卫视丝路万里行队伍刚才微博互动我们,他们正在感受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海峡,我们和他们真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哪!”

雅诗儿抬眼望去,大漠戈壁,一片荒芜萧瑟。这里是骆驼分布区,却没有骆驼,忽然看到一个巨幅标语: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雅诗儿喊伊万去看,标语却已看不见了。伊万莫名其妙,她也觉得很奇怪,以为是海市蜃楼。俩人随便说着话,车载视频播放起田震的《月牙泉》歌曲。忽然,步话机传出后车的读诗声:“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雅诗儿情绪一振,但见窗外广袤的大漠戈壁坦荡如砥、一望无垠,天地一片混沌、无始无终,只能靠路标辨认位置。半天,才搞清楚车已经行至星星峡。过这里,就进入了甘肃。为了搞懂昆仑山位置,雅诗儿查遍网上资料,但都语焉不详,雅诗儿推测大约这里离昆仑山最近。

于是她更加专注地看起来,几个小时后,天边渐渐泛起一抹绿色。雅诗儿在心里喊:绿洲、敦煌。当车进入绿色中才发现,周遭是一丛红柳。疏勒河从甘肃西部的群山中流来,至此一变而为地下河、湿地,滋养着红柳,孕育出生机勃勃的深绿色,细看,红柳间还露出块块条条白色碱土,恰似意象派的画作。很快,农田、林带和房屋一掠而过,但见地旁窄窄的水渠里闪耀着缓缓流动的溪水,令人想起生命的滋长。

这里是柳园,离敦煌尚有120公里。

雅诗儿打个盹,等醒来时,已经进入敦煌市区。庄重、大气、古朴、充满生机的敦煌市,映入雅诗儿眼帘,她有些震撼、有点窃喜:敦煌不愧是世界闻名的城市,虽偏安于遥远广袤的戈壁滩,但街衢整齐、规模宏大,而且繁华环保,闹而不挤,应有尽有。

正是中午,大家吃完饭,午休后直奔鸣沙山月牙泉景区。

鸣沙山月牙泉在敦煌市南郊约5公里,因沙动发声而得名。终于来到梦寐以求的地方,周围是令人窒息的美!举目望去,山体为流沙积成,分红、黄、绿、白、黑五色,东西约40公里,南北约20公里。细看,但见沙垄相衔,盘桓回环,山脊如刃;时有马践人驰,沙沙作声。令人震撼的鸣沙山沙漠风光,令伊万看得眼睛发直。

再看月牙泉,她处于鸣沙山环抱之中,因其形酷似一弯新月而得名。月牙泉古称沙井,又名药泉。有人说,“数千年来,沙山环泉,泉映沙山,犹如一块光洁晶莹的翡翠镶嵌在沙山深谷中,风夹沙而飞响,泉映月而无尘。流沙与泉水之间仅数十米,但虽遇烈风而不被流沙所淹,地处戈壁沙漠而泉水不浊不涸,犹如沙漠中的明珠!”这令人灵魂出窍的月牙泉大漠奇观,雅诗儿看得直流泪,她用手去摸,却弄脏了脸。伊万不失时机送上湿巾,雅诗儿接过,擦脸。这时,过来一行驼队,伊万牵来一只骆驼,扶雅诗儿骑上去。伊万拉着骆驼向前走,雅诗儿幸福地流下泪来。

伊万一直拉骆驼走到沙脊顶上。四周无人,只有沙脊和充满沙土味儿的空气。伊万用五音不全的调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咿啦啦……爬上来……照着我的姑娘梳妆台,咿啦啦……梳妆台。请你把那纱窗快打开……咿啦啦……”他边唱边将雅诗儿扶下骆驼。

雅诗儿眼里满是泪水,合唱:“再把你那玫瑰摘一朵,轻轻的,扔下来,半个月亮爬上来……咿啦啦……爬上来……咿啦啦……不出来……”

俩人紧紧偎依。伊万伏下身子,雅诗儿扬起脸,紧闭双目。俩人越来越近,嘴唇快要挨上。这时,伊万手机响起。他接手机:“哎——哎——哎——哎!”他挂了手机,对雅诗儿:“亲爱的,直飞西安。”

雅诗儿粲然一笑。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康嘉琪
0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