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文化 > 作家风采 > 正文

短篇小说||微爱之华清是个宫

核心提示: 早晨的华清宫幽静、华贵、馥郁四溢、古色古香,知了声、鸟叫声、蜂蝶声、叮咚流水声.

640.webp

夏秋之交的一个早晨,华清宫员工通道的石砌地板上,洒满露水,被鱼贯而入的员工踩出了泥浆。广场一旁,一位颜值极高的妙龄女子身着工服、佩戴工牌,风采迷人,她拿着自拍器,不断调整着位置,边拍边自语:“茄子,欧了!”

她叫水清一,是华清宫的人梢子,才工作一年,就升任为闻名遐迩的华清宫大型实景历史舞剧《长恨歌》中杨贵妃的B扮演者,更励志的是,完全可以靠脸吃饭的她,最近还在职攻读了音乐硕士,事业学业顺风顺水,令多少女人羡慕妒忌恨。最要命的,二十一岁一米七五四十六公斤天真纯洁的她,至今还耍着单,男人们为她怦然心动,班上不好饭吃不香觉睡不实——也是,讨“贵妃”做老婆当一回“皇上”,那也是醉了。与所有九零后一样,水清一沉迷网络,相信微时代的爱情,她微信叫音乐公主、微博叫华清池,之中各有一个热聊的男性朋友。

此刻,她正拿手机端详照片,满意地笑着将照片发到微博里,又@了微博网友骊山:“Duang——‘骊山’先生,为感谢你长期以来对我们华清池《长恨歌》的支持,本姑娘特献上‘私照’一张,祝我们‘单身狗’七夕快乐!”

水清一只顾乐着发微博,不料撞在了一个急匆匆走过的女子身上,俩人都差点跌倒。女子好不容易站稳,怒斥:“怎么走路的……”转头看,转怒为笑,“清一!”

水清一报赧:“团长,对不起!”

“叫姐!”女子叫程丽华,是《长恨歌》艺术团副团长,水清一直接上司,她瞥一眼水清一,“对不起再对一哈!怎么,昨晚和韩处聊昏头啦?”

“没见人。”水清一道,“对不起姐!”

“没见!为啥?这媒人当的忒没面子啦我!”程丽华大吃一惊。

“姐,人条件好,咱配不上!”水清一打着马虎眼。

“不是吧!他条件好,咱也不赖呀!你啥都好,就一点,眼高!”

俩人步入华清宫。

早晨的华清宫幽静、华贵、馥郁四溢、古色古香,知了声、鸟叫声、蜂蝶声、叮咚流水声夹杂着悠扬的管弦乐曲和不知谁的轻声伴唱以及半山上吊嗓子、吼秦腔的人,凑成了大唐华清宫的早场活剧。俩人边走边聊,程丽华问:“你到底啥标准?”

“什么啥标准?”水清一抬头看树及周遭,“看,鸟!”

“辣子!”程丽华反驳,却不自觉地跟着瞧,“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真成杨贵妃啦?”

“姐,你嚷人哩!”

“办公区域叫团长!——真的,我当初参加工作那两年,特别是升任《长恨歌》杨贵妃A角后,有时真有自己是贵妃的感觉哩!”程丽华有些怀旧,夹杂着一丝伤感。

“所以说,姐才是——不,团长才是真正的艺术大家,令我辈高山仰止,”水清一抬头望巍峨青葱的骊山,“望洋兴叹,不,望姐兴叹,哎不,望团长兴叹!”

“我去!鬼话连篇!本团长可不吃这一套!”

“是!团座!”

程丽华终被逗笑:“这哪跟哪儿呀!穿越忒厉害了吧!”

水清一卖萌:“穿越无极限嘛!”

“你不宜结婚,太年轻!谈恋爱,成!”

水清一不置可否:“呵呵,是了……得练习着和男人处。”

“知道你是枚奇葩,全球唯一大学里没处对象的主儿!”程丽华千年一叹,“你说追你的那些男人该多受折磨啊!”

“哈哈!”水清一一副没心没肺样儿,“嗯!知我者,您也!”

“准备排练!回头告诉我你的Mr right的标准!”程丽华说着,独自走进办公楼。

九点半,《长恨歌》排练现场,艺术团演员们在训练,多数在动胳膊展腿伸腰,少数在练舞,其中一位下着霓裳上着羽衣的女演员飘然曼舞,她舞姿婀娜、超凡脱俗,表演出神入化,大伙遂停止训练侧目而视,啧啧称赞。

程丽华在一边看,满意地笑。一会她吹了哨子,大家迅速列队,整齐站立,水清一在第一排中间。程丽华站人群对面,严肃讲话:“亲们,练得不错,真不错!但,不要懈怠!想想啊,一年一度的七夕情人节活动,几十年一遇的骊山华清池一体化庆典——骊山华清池大婚哪,多大的事儿,是不是,对不对?”突然,她换了一个人似的,声色俱厉,“谁要是在这节骨眼上给老娘掉链子,可别怪老娘我翻脸如翻书……”

正说时,水清一举手:“团长姐姐,姐姐团长!您这称谓今儿个变……”

程丽华打断水清一话,瞪眼劈头盖脸道:“水清一,没人当你哑巴!别忘了你是B角色,B角色要有B角色的样儿,B角色要有B角色的范儿,B角色要有B角色的德行!别忘了咱还有个A角色,虽然她今天来了大姨妈,但是她不可能一辈子都守着大姨妈,她大姨妈不可能一辈子不走!”

有人忍不住笑。程丽华唾沫星四溅:“笑什么笑?没皮脸!”

水清一憋着泪、举手:“报告团长!”

“讲!”程丽华铁青着脸,并不看她。

“我Mr right是建军哥那样的!”

在场的人都笑了。程丽华也忍不住笑了,笑毕才说:“不找黄豆豆了?”

“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人家结婚了!”

“建军,是我男朋友。”程丽华说,很自豪很忘情的样子,“我单方面宣布,我们也要结婚的!”

“我是说,”水清一嗫嚅道,“像——像他那样的!”

“知道你意思,人尖子!”程丽华道,突然想起什么,问,“——今天几号?”

在场的人众口一词:“八月一号!建军节都不知道!”

程丽华撒腿就跑,跑到半道,歪脖子回头喊:“解散!——今儿建军生日!”

“切——重色轻友!”大伙嬉笑着。

解散后,水清一信步走到一座假山前徜徉,一时间无所事事。这时,手机彩铃蔡依林的《Mr right》不失时机响起,她惊喜地接手机:“‘骊山’呀!……反应迟缓,怎么才打?……嗯,嗯……那是!相由心生嘛,本姑娘心清如水,长相自然冰清玉洁咯!……生活照肯定比演出照好哇,呵呵……问一个问题哈:是不是你们男人都这样啊?喜欢女孩儿外表。……瞎掰,爱美之心……当然啦,你应当归为靠谱一类,嘻嘻……是不是?否则,不会给你寄《长恨歌》光碟咯……不过我认识的男生少,没经验……也不是啦,就一个,很优秀的……豆豆……黄豆豆,世界上最最男人的舞者……切,别紧张,没见过……奇葩吧,今早上程丽华姐——就是我们团长还这么说哩……好哇!我代表华清池、华清宫欢迎远道而来的朋友!……哈哈,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我带着你,你带着钱……肯定真心!……哈哈,你这问得挺小儿科……你我网友,不,朋友……嗯,就这么说!再见!”

水清一挂断手机,将手机收起,唱着蔡依林的《Mr right》离开。

新丝路文化传媒大会议室,气氛热烈,正前方的横幅上,醒目大书:电影《华清是个宫》剧本研讨会。条形圆桌上,专家、公司领导围桌而坐。一位银发童颜的男专家正在发言,不断挥舞着手,时不时扫一下编剧席。编剧席上,一位约摸三十岁样子的男子紧蹙眉头。

“编剧老师,我觉得,咱们得弄清楚,男女主究竟是为情分手、还是为性分手?”老专家目不转睛盯着编剧问。

“不知道!”编剧一双大手一摊,无可奈何道:“有分别吗?”

老专家闻之,痛心疾首,极力掩饰自己不满,等情绪平复下来,才说:“代沟呀!代沟……不过,你也不是小鲜肉啦,该有女友了吧?”

“分啦!”

老专家深表惋惜:“知道你们两天就分。为什么?情啊性啊?”说着,舌头一卷,口中飞出几片雪花也似的白唾沫来。

大家注意地看着编剧。编剧目无表情:“很简单,艺术观不同。”

大家颇觉意外。老专家大为喷粪,几乎惊讶到无以复加:“啊——哦!”

“你懂的,圈子很小,不是秘密。她是编剧,我也编剧。她名人,我也是。但,”编剧说着站起,“她崇尚所谓的‘娱乐至死’,而我主张‘寓教于乐’,如此而已。纠缠不清,很累,分了!”说着又坐下,“就这样!Ok!”

会场一时沉默。

“有啦,好!有啦!”老专家激动地叫着,站起来。

大家都莫名其妙地看他。老专家道:“编剧老师,他们是为艺术观而分的!——《华清是个宫》中男女主人公因艺术观不同而分。”

会议结束,编剧彼惫不堪地来到公司花园平台上,边吸烟边打电话:“……音乐大才女,我是木华水清……是呀,在你们西安高新区新丝路文化传媒啊,住伊尔斯酒店……”

听到一个熟悉的女腔:“大咖啊,终于莅临古都!让我等粉丝们情何以堪!”

“哪里,江郎才尽啦!”

“开玩笑吧!怎会?”熟悉的女腔兴致颇高。

“……怎么不会……真写不出什么劳什子啦……要不要见一下,”编剧说着乐得唱起来,“给点清闲、给点灵感……”

“木华水清先生,我能给您灵感?怎么会?”

“……怎么不会,女人是水做的,见了就清爽……贾宝玉的话,我信!你乃人中之凤……”

“酸不酸哪你!说正事!”

“音乐公主,我想见您!想见您想见您想……”

他话还未说完,就听到电话挂断的忙音。

晚上,华清宫单身宿舍,水清一正赖在床上玩手机。手机微博提示音与窗外蟋蟀啁啾交织在一起,真假难辨。一会,她将手机撂一边,慵懒地躺床上。这时,手机微信提示音响起。她拿手机看,见木华水清发来语音,她点开听,是木华水清朗诵的一首儿歌——

排排坐,吃巧果

排排坐,吃巧果,牛郎织女来骊山;

牛郎骊山真寂寞,织女骊山真辛苦;

牛郎教吾修地球,织女女红手把手;

手巧心灵靠双手,天下世界福满多。

排排坐,吃巧果,牛郎织女来骊山;

巧果香,巧果甜,牛郎下凡来种田;

巧果脆,巧果硬,引来牛郎挑呢扛;

银河相望星星闪,一座天桥当空座。

排排坐,吃巧果,牛郎织女来骊山;

巧果碎,巧果软,织女下凡来眍嫩;

巧果有,巧果呒,织女变仄新媳妇。

大家一年啦一道,子孙满堂享清福。

排排坐,吃巧果,牛郎织女来骊山;

巧果小,巧果大,巧哥巧妹相思多;

巧果少,巧果多,遥遥相对几时休,

天堂啊比人间好,牛郎织女两个窠;

排排坐,吃巧果,牛郎织女来骊山;

骊山牛郎真寂寞,骊山织女真辛苦;

端只巴巴眍银河,吃则巧果讲故事;

闻仄巧果香喷喷,呱啦松脆乐呵呵……

水清一听罢,翻个身。愣撑一会,回语音:“编剧先生,你太有才了,常熟人吧?”

手机微信提示音响,水清一拿手机打开听,木华水清语音说:“你不会也常熟人?”

水清一发语音:“编剧先生,我舅舅家在常熟。”

手机微信提示音响,木华水清语音说:“对待舅舅家乡人,是不是要好点?”

水清一对着手机发愣,最终放下手机,自语道:“逗比编剧,本姑娘绝不要脚踩两只船!”

很快,木华水清来语音说:“哪怕他是拾牛粪的,是不是也得考虑点?”

水清一回语音:“编剧大人,本姑娘该如何拒绝一个拾牛粪的!”

木华水清语音说:“你不能拒绝,因为他已经在你心里。”

水清一发语音:“文人可恶,烦!”将手机扔一旁,自语道:“编剧了解世界上所有女人的心,本姑娘打小用心学业,没正经谈一场恋爱,不要油条编剧做朋友。”

木华水清回语音:“亲爱的,Hold住爱,才能hold住生活。”

“神回复,果然轻薄!”水清一说着关了机。

月光如水,泻进窗棂,夜虫啁啾。深夜,水清一在床上辗转反侧。纯洁的姑娘,虽然她答应要见微博网友骊山而干脆地拒绝了微信网友木华水清,但是她内心起了涟漪,那个编剧老乡还是强烈吸引了她。老半天,她无可奈何地想,编剧说得对:Hold住爱,才能hold住生活。正因为此,她不要虚荣,不要去见那靠不住的编剧,也许他真的只是为找灵感体验生活哩。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她睡着了。

翌日,《长恨歌》彩排紧张进行。

程丽华指挥,演员们精神抖擞,水清一鹤立鸡群,一招一式表演着,一段编舞进行地张弛有度。程丽华看得不住点头,拍拍手。大家迅速列队,程丽华仪态万方,轻盈走至第一排正中水清一对面,很明显昨晚的约会让她很滋润,她甜润着嗓音说:“亲们,我今天要特别表扬水清一童鞋一下!这种敬业的态度,我想,没有人不喜……”

程丽华的表扬被水清一举手打断,水清一声音洪亮:“报告团长!”

程丽华皱眉,耐着性子道:“请讲!”

“我要请假!”

“有没搞错?今天什么日子,大家说!”

大家齐语:“七夕情人节、骊山华清池一体化的日子。”

“听见没有?解散,今天谁也不许离开办公区!”

程丽华说完转身走开,将一个妙龄女子的背影留给大家。大家望着团长倩影,纷纷散去,只留下水清一一人,在那里发呆。怔怔半晌,水清一拿出手机拨打:“骊山先生,很对不住,我今天要去西安一趟。回来联系你!……sorry……sorry。”

华清宫外广场,华清池七夕情人节系列活动如火如荼。旁边停车场,水清一一边走近红色小轿车一边对着手机发微信:“木华水清大编剧,你魅力大大的,我不得不赴约,房间号发来吧!”

水清一钻进小轿车,发动车子,车子响着马达打个弯,上路而去。西潼高速临潼上,车来车往,水清一全副精神地盯着前方,全速前进。车内,蔡依林的《Mr right》响彻周遭。

四十分钟后,车子缓缓驶入伊尔斯酒店停车区。男服务生指挥车子停好,水清一边下车边打手机。手机不通,提示音不断播放: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您拨打……水清一挂手机,看微信,发现一长串未读微信和18个未接来电,她急切地拨一下语音,木华水清留言:“sorry!临时有状况,抱歉。再联系!”她又急切地看木华水清来的短信,也是这个意思。水清一气愤地抬起右手将手机砸到左手里,“嗯哈”哭出声来。本来就有点犹豫来不来,好不容易冒着旷工和爽约网友“骊山”的危险来赴约,不想现在被放鸽子,心气一向就高的她,气得半死。

回来的高速上车来车往,水清一眼盯前方死死抓住方向盘,红色小轿车飞速疾驰,窗外,世园会、浐河大桥、长安塔等景致在眼前一闪而过。到华清宫外广场时她看表,来回才花了62分钟,她吓出一身冷汗,望着如火如荼继续上演的华清池七夕情人节活动,流下泪来。

华清宫内,七夕情人节活动现场,人熙人攘。水清一揉揉眼,掏出手机边走边看,发现微博友骊山的8个未接来电。水清一不管不顾,兀自拿出自拍器拍照、发微信。看着自己发的七夕情人节活动照片微信,再抬头看看眼前疯狂七夕节场面,水清一目无表情地走向宿舍。犹豫一下,她点开“木华水清”微信界面,也是华清池七夕情人节活动照片,上边写着:逗比七夕节,hold不住爱。水清一露出愤懑的神情,为报复木华水清,她毫不犹豫地给微博友骊山打手机:“骊山,对不起……真对不起……我已经回来啦……嗯……在活动现场……你在吗……你也在现场啊……那我也撞撞桃花运去……别挂呀……我找找!”

水清一一边打电话一边在人群四下环顾,她看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打着手机,也在四顾寻望,竟是那个编剧。编剧见水清一边打手机边寻望,笑容浮起,朝人群边上的她走去,俩人相互走近,四目相对,同时道:“不好意思!”

“哈哈,热吧!”编剧瞅着她说,“——见过你私照,你比照片逗多啦!”

“谢谢……嗯……来一阵子了吧……”水清一说,“不好意思,临时有个气愤的事情,处理了一下。”

“鲁迅说,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你……现在还气愤吗?”

水清一快活道:“不啦!”

编剧火辣辣地盯着水清一:“不辣!为什么?”

水清一快活道:“因为你是解辣剂!”

编剧老练地说:“不甚荣幸,能做华清池《长恨歌》中饰演杨贵妃的女主演B角色少女解辣剂!——这边走走!”

“当你导游!去五间厅。”水清一说着迈步。

“不甚荣幸!”编剧跟上,开心地说。

水清一心花怒放地与编剧并行,边走边叮嘱自己说:单身狗,恋爱没经验,Hold住哦!

“有一部马上要上的电影,叫《心花路放》。”编剧找话说。

“黄渤、周冬雨演的好像。”

“你很专业!”

水清一开心至极,她已对这个编剧生了说不出的好感,可还是心下说:奇葩女,矜持矜持!不要相信什么一见钟情,矜持点。

俩人游完五间厅,又去了其他地方,不觉已到晚上。华清宫内神秘幽暗,灯光次第亮起,照出个华丽圣洁的世界。水清一走到一座亭子下,交给编剧一张《长恨歌》门票,说:“位置超好!我演你看!”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酸,像我认识的一编剧。”说着走掉。

编剧一愣,道:“你认识编剧……”

水清一已经走远。

很快,早场的《长恨歌》开演,水清一盛装曼舞,倾情演绎。编剧看得入了神。演出结束,演员谢幕。观众鼓掌,编剧也鼓掌,并站起。

夜深了,晚场的《长恨歌》似乎也已结束。华清宫内,灯影绰绰,人熙人攘涌出门去。很快,车响人喧,看完《长恨歌》表演的人们驱车离去。亭子下,水清一与编剧喁喁私语。水清一轻声问:“非得现在走?”

“我带着任务,不敢太放松。”

“好像厅级官员一样!”

“包涵!8月6日见。”

俩人相依着出了华清宫,在广场上依依惜别。望着星空和月影下若隐若现的巍峨骊山,水清一对自己说:骊山这小伙不是编剧胜似编剧,那个木华水清的编剧网友去死吧!

与骊山作别后,水清一的心思一直在他身上转,直熬到八月六日这一天。

这天一大早,水清一早早来到华清池汤峪苑旁,一边玩手机一边等骊山。突然,手机彩铃蔡依林的《Mr right》响起,是木华水清,水清一摁掉电话。一会,来了木华水清短信:公主殿下,息怒,给您消消气!

水清一回微信:“不和人品有问题的人为伍。”

很快,木华水清发来微信:“不关人品、无关风月的。那天华清池七夕活动,我被抽为幸运网民,所以……见谅!”

水清一犹豫一下,发微信:“为风月,放我鸽子,还不是人品问题!我有男友了,我们不要再联系!”

木华水清回微信:“对不起对不起!至少,我们还可以是网友,我可以给你讲娱乐圈的糗事,讲编剧原理:故事核、重场戏,你可以随时笑场!我还是你老舅家人!”

水清一回:“无此雅兴,哪怕老舅家人!对你编剧前女友讲去吧!”她收起手机,昂胸朝前走去,凹凸有致的曲线分外迷人。

今天是骊山华清池一体化剪彩仪式,嘉宾如云、气氛热烈。华清宫外广场上,水清一与“骊山”终于再会,俩人热烈的目光相触,水清一早被融化了。她在心里骂自己为什么这么不争气,人家一个眼神都会让她消受不了!俩人激动地说笑着走进华清池,水清一甜润着嗓子道:“喏,今天带你好好逛逛!”

“我要逛遍骊山华清池。”

水清一笑道:“谁让你叫骊山呢?”

“骊山”吃惊地道:“你知道我名字?”

水清一诡异地说:“当然知道了!”

“骊山”诚挚地说:“我是叫黎山,黎明的黎,大山的山。你呢,不会象网名样叫华清池吧?”

“当然不是。我叫水清一。——黎山,骊山!有意思,你的微博名和真名同音呀!”

“老实吧我!——水清一,水均益,好名!”

水清一笑问:“哈哈!那你干什么工作?不会是编剧吧!”

“还真是编剧!你——不会是音乐硕士吧?”

“不——是!哪那么巧?”水清一一惊,慌忙道,又爽朗一笑,“难道你还有一位音乐公主女友?”

“我说有,你信吗?”

水清一模仿黎山口气:“我信吗(妈)?我信爸!”说着笑起来。

黎山高兴地说:“褒姒一笑改历史,去烽火台,书写你我历史!”

俩人同游烽火台、老君殿等景点,两个年轻的生命神速接近。

夕阳西下,骊山被万千霞光浸染得绮丽雄壮,水清一、黎山从烽火台走下。水清一换了个人似的,笑着道:“渭水秋天白,骊山晚照红!骊山晚照乃关中八景之一。骊山秀色古今同,尽入诗人感慨中。编剧大哥,来两句诗吧?”

黎山搔搔头道:“却之不恭,却之不恭!不过,我真江郎才尽,《华清是个宫》剧本都搞……”

“停!”

“怎么?”

“你是木……”水清一差点说出“你是木华水清”来,忙改口道,“你木头人啊!面对江山美人,都难发诗兴!”

“sorry!最近太累!《华清是个宫》剧本特难搞!”

水清一理解地说:“知道了。下山犒劳一下你,晚上一同观看A角色表演的《长恨歌》,happy happy。”

夜,华清宫内,晚场的《长恨歌》在上演。

观众席中央,水清一、黎山相依而坐。黎山在用手机录影。突然,水清一、黎山手相触,握住,很快又分开。演出结束,俩人随人流走出。

华清宫外广场,人潮汹涌,车声嘈杂。俩人茫然相顾。黎山道:“我有一个妹妹,在音乐学院读音乐硕士,我明早六点给她送《长恨歌》录影过去。所以,现在我得回……”

水清一悲喜交加:“不许见她!你究竟有几个妹妹?”

“就俩!一个你,一个她——她姓名不详,微信叫音乐公主!”

“花心大萝卜!”水清一用拳头捶黎山胸。

“sorry!”黎山转身离去。

水清一蹲下,饮泣。

星光熠熠,秋水伊人。偌大的华清宫外广场,只剩水清一一人。

夜深沉,水清一木然坐在木凳上。手机彩铃不时响起,她不理;短信提示音不时响起,她不理;微信提示音不时响起,她也不理;手机微博提示音不时响起,她还是不理……许久许久,天边泛起鱼肚白。

晨曦中,华清宫广场“木华水清”照壁前,黎山走来。黎山一直走到水清一跟前,水清一没有抬头,也没抬眼皮。黎山朗声道:“‘华清池’‘音乐公主’水清一殿下,罪臣来也!请恕罪!”

水清一扬起满是泪水的脸:“‘木——华——水——清’,单身狗!”

俩人尖叫着拥抱。

作家简介:

巴陇锋,男,汉,1970年代生人,2007年兰州大学文学硕士毕业,陕西师范大学广播影视专业硕士生导师;籍贯甘肃宁县,现居西安;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入围作家、编剧、长征电影研究学者;“陕西文学艺术创作人才百人计划”作家、陕西省文学院重点签约作家;现为甘肃宁县政协委员,9次荣获省部级奖励,入围“‘一带一路’带动中国·2016年度陕西经济推动力奖十大推动力人物评选”活动。理论文章有《银幕上的长征——长征题材电影的叙事艺术》等十余篇;近年来策划、担任责任编辑,参与编剧、制片影视剧380余集(部),并以长篇小说创作崛起于文坛,长篇代表作有《云横秦岭》《永失我爱》《丝路情缘》《奔向延安》等180余万字;擅长剧本、小说创作,曾连续四年获得“北京市优秀长篇小说创作出版扶持项目”“陕西省重大文化精品项目”或“陕西省委宣传部重点文艺创作项目”等创作荣誉。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华清宫 巴陇锋
责任编辑:康嘉琪
0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