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文化 > 文坛视角 > 正文

唐诗里的成都生活

核心提示: 草初生的叶芽,就是草芽;菜初生的叶芽,就是菜甲。草芽菜甲正是二月二所挑之菜,它们在一场春雨之后破土而出,成为了唐人最时令最新鲜的盘中餐。

 唐诗里的成都生活

林赶秋 著

连载19

二月二日挑菜节(下)

郑谷自骑竹当马之年即颖悟绝伦,能作诗,亦能评诗,完全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神童。当时的著名诗人、诗论家司空图见了郑谷,也啧啧称奇,甚至认为他今后“当为一代风骚主”,可以领袖文坛。然而,真实的前途既残酷又曲折。郑谷成年后,应进士举,连考了十六年,次次都名落孙山。

广明元年(公元880年)十二月,黄巢攻破潼关,逼近长安。

翌年正月,唐僖宗仓皇奔蜀,郑谷也随之避难到了成都。二月二日,海棠花开,天气和暖,成都人民均在兴致勃勃地游春拾菜,只有郑谷这个外地士子倍感寂寥,借着绿蚁新醅酒而浇愁解忧。他在锦江之上,渔舟之中,越喝越愁,最后竟然泪落沾巾,和着傍晚微微的阵雨,一起打湿了蓑笠下襟袖间尚未抖尽的蜀尘。

为何而愁?首先是离京之愁。唐人李淖《秦中岁时记》云:“二月二日,曲江拾菜士民极盛。”郑谷看见锦江两岸挑菜士民极为众多,便想起了有着类似情形的长安曲江。自己不仅流落异乡,并且染了一身病,前路难卜,怎能不愁?但这还不是主因。他由眼皮下的挑菜,想起了愿景中的探花,而自己应试多年之后,仍旧“未是探花人”,这才是愁之重者!探花人,又称“探花使”。《秦中岁时记》曰:“进士杏园初宴,谓之探花宴。差少俊二人为探花使,遍游名园,若它人先折花,二使皆被罚。”唐时进士及第后,大家凑份子,在杏园聚餐游乐一个月,谓之探花宴。其间有个游戏,挑选同榜中最年少俊秀的两位进士游园采折名花,谓之探花使。如果被他人先折到花,两位探花使皆会被罚。罚什么?罚他俩现场赋诗。郑谷想当这个探花郎,都想出病来了,大约与大众迎富的心情同样迫切,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他也够执着,够努力,终于光启三年(公元887年)登进士第,总算心想而事成。

不单单蜀中、秦中有挑菜日,全国各地都流行过这个节。唐人刘梦得《淮阴行》诗云:“隔浦望行船,头昂尾幰幰。无奈挑菜时,清淮春浪软。”这是在江苏淮阴。唐人白居易《二月二日》诗云:“二月二日新雨晴,草芽菜甲一时生。轻衫细马春年少,十字津头一字行。”这是在河南洛阳。

草初生的叶芽,就是草芽;菜初生的叶芽,就是菜甲。草芽菜甲正是二月二所挑之菜,它们在一场春雨之后破土而出,成为了唐人最时令最新鲜的盘中餐。

十字津头,指的是洛阳城西南天津桥头的窈娘堤。窈娘是武则天时“左司郎中”乔知之的婢女,色艺双全,为当时第一。乔知之宠爱有加,为了她竟然不肯结婚。有一年挑菜节,窈娘与女伴们骑马到郊外春游时,被武则天的侄儿武承嗣看中,霸占而去。乔知之气愤痛苦,积压成疾,在白色细绢上写了一首怨诗,用重金买通武家守门人,转送给窈娘。诗曰:

石家金谷重新声,明珠十斛买娉婷。

昔日可怜君自许,此时歌舞得人情。

君家闺阁不曾难,好将歌舞借人看。

富贵雄豪非分理,骄奢势力横相干。

别君去君终不忍,徒劳掩袂伤红粉。

百年离别在高楼,一旦红颜为君尽。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成都 唐诗 生活
责任编辑:康嘉琪
0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陕西网保持中立。请网友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