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文化 > 陕西文艺 > 正文

【散文】小灯笼里的童年往事

核心提示: 在我的心里,最欢喜的还是三爷给我做的那盏灯笼。那盏灯笼虽然朴素简单,但是它却包含着三爷的未泯童心和对我的爱,最重要的是,那盏小灯笼里留存着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和欢乐。

春节假期归来,走在公寓通往北门的道路上,远远的看见路两旁路灯、绿化带的树上装饰着艳丽而喜庆的各种红灯笼,红红的穗子在风中上下飞舞,煞是好看,给阴沉的天色和钢铁构建的现代颜色增添了一道耀目的红,让人不由心生喜欢。

一起上班得老公看我眼睛不由自主流淌出的喜爱,调侃到:“碎女子,正月十五哥给你买个红灯笼,看把你羡慕的眼睛都拔不出来了。”我灿然一笑,脚下急赶几步,脑海里关于灯笼的陈年往事却如汹涌的波浪一般,怎么也按捺不住,涌出记忆的时空隧道,浮现在眼前。

记得我小时候正月十五玩的第一个灯笼是三爷用猪尿脬做的。那时候村里过年每家都会杀猪,三爷因为胆大心细,成了村里持刀杀猪的最佳人选。憨态可掬的肥猪全身上下都是宝,每年腊月杀猪时猪毛、猪胰脏、外加一条猪尾巴就是三爷帮乡亲们杀猪的酬谢了。三爷素爱喝酒,猪尾巴用来下酒;猪毛拿回家让三婆收拾干净,开春后,会有走村的货郎来收,换些家里日常需要的生活用品;猪胰脏则是加上肥皂等用石窝子外加一根棒槌捣成黏糊,团成大小均匀的圆球,放在窗台晾干,做成猪胰子皂,冬天洗手干净又光滑。

三爷在村里还有一个外号“老顽童”,他喜欢村里的孩子,碰到哪家的小孩都要撩逗一番。童心未泯的三爷每年帮乡亲们杀猪的时候都会收集猪尿脬,他把猪尿脬拿回家清洗干净,把猪尿脬吹得大大的,挂在厅房的梁上风干,到了正月十五把两头裁出两个大洞,穿上铁丝提手,就成了一个简易的灯笼。这时候就该心灵手巧的三婆出场了,她用送寒衣剩下的五颜六色的彩纸开始装饰灯笼,红纸做底,黄的花、绿的叶、白的云、蓝的天……简易灯笼一经三婆的巧手,就变成了一盏十分漂亮的花灯笼。那时候农村孩子的玩具很少,所以,每年三爷的灯笼就成了村里小孩梦寐以求的礼物。

记得有一次,我为了得到一盏三爷的灯笼,大过年的,住在三爷家不走,眼巴巴地看着三爷、三婆制作灯笼,困得眼睛都打架了却又不敢睡觉,生怕一觉醒来灯笼让别的小孩拿走了。灯笼一做好,我赶紧提着灯笼就到巷子里显摆,那份得意劲儿至今依然清晰地印在脑海里。

随着物质生活的丰富,商品灯笼也走进了我的童年。期间,我玩过的灯笼有纸扎的、竹子骨架的、铁丝骨架的,而竹子和铁丝合成的骨架则是可以在灯笼中间放蜡烛的。正月十五的晚上,每条巷子都会有几个小心翼翼地提着灯笼行走的孩童,聚在一起攀比着谁的灯笼最漂亮。一阵风吹过,谁的灯笼一不小心被吹灭了,就会引起一片坏笑,那笑声随着风飘向黑暗的夜空。

如今的灯笼远比童年时的灯笼艳丽许多,形态各异,材质也更坚固耐用,可是,在我的心里,最欢喜的还是三爷给我做的那盏灯笼。那盏灯笼虽然朴素简单,但是它却包含着三爷的未泯童心和对我的爱,最重要的是,那盏小灯笼里留存着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和欢乐。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万自义
0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