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网 首页 > 文化 > 秦风秦韵 > 正文

榆林高家堡精美的石雕

核心提示: 高家堡的千佛洞、万佛洞是在天然石质上开凿,仿照现实房屋的结构布局设计的。石质的石柱、斗拱、门窗精致入微,经鉴定有唐、宋、元的遗风意蕴。万佛洞石窟造像是陕北石窟开凿的一个缩影,在历朝历代的繁衍生息中,留存历史、寄托精神。

原标题:再识高家堡

万佛洞石窟

石窟藻井上的丰富图案

石窟内莲座佛像未存,但壁上小佛像诸多

石雕在文物医院等待揭秘

再识高家堡,从一块精美的石雕开始。

具有立体感的浮雕图像让人眼前一亮,石雕人物刻画线条流畅,衣纹周密。五官、毛发经过历史的抚触略为模糊,却不失精彩。最令人惊奇的是,石雕人物色泽艳丽,场景华美异常。

石雕发现于高家堡的万佛洞石窟西侧。万佛洞石窟开凿于明,经数次扩建,现存石窟二十多处深浅不一,或独居耸壁或洞穴相通,是陕北罕见的一组摩崖石窟,有较高的考古价值和艺术观赏价值。这块精美的石雕是在近期对石窟进行整理修复时出土发现的。

石宽约一米,高约六十公分,厚处近五十公分。因从整石上脱落,周遭又未有其余场景佐证,与石初见时,她并未确定年份及身份,寂寂然与其它几块残损的石雕堆放在发现处。

这是一幅恭迎的翩翩场景,石上人物栩栩如生,衣袂飘飘,又兼色泽艳丽,神似、意境、气韵俱佳,主人依榻,侍女恭立,乐人怀抱曲颈琵琶,又有两位侍女持长柄羽扇。再观来者,为一衣着华丽的仕女,未知身份,其身佩帛蜿蜒,仪态恭谨,足见主人身份的尊贵。

石上来时路引发许多揣测,这样精美的石雕在陕北并不多见,人物造像和场景也足够引发众人的无尽遐想。

该当如何掀开岁月的尘埃,去发现一段封藏已久的历史呢?

高家堡在陕北处于黄土高原北缘,黄河及其支流窟野河与秃尾河的三角洲,河套之内。

高家堡在陕北乃至全国、世界都有非常高的知名度,因为这里拥有石峁遗址。石峁遗址还在发掘,但已经有了轮廓。这是一扇久久没能敞开的门,门后面是石破天惊的伟大历史。

但撇开石峁遗址这久远历史,高家堡的历史本身就是华丽的。保存完整并沿用至今的高家堡古城本为军事防御所需,却成就了商贸重镇近六百年的繁华。城内街道现以中兴楼为轴心,向东西辐射为东西街,向南北辐射出南街和北巷。二水绕城,四山环护,风物灵秀,城内雕梁画甍、翘角飞檐,城外石洞风清、阡陌纵横、春柳秋葭。

诸多文物、文史专家及爱好者对石雕的来历表现出浓厚的兴趣,石雕上的人物塑造让人浮想联翩。众人觉得颇有南北朝或晚唐的风韵,又似乎近明。而场景的塑造又不似普通显贵之家能有规制,想到古代对礼制的讲究,石头后的故事仿佛更为扑朔迷离。

高家堡镇上有明代所建的中兴楼,楼上有题刻“幽陵瞻”。高家堡街上的老者说,站在中兴楼上可以望见幽陵,里面埋着的可是皇帝的女儿哩。老者言之凿凿,虽无实据,但这样的传说足够引发无数想象。

一段《高家堡堡志》把故事引到了更远的地方,书中记载:高家堡早在唐代时就声名远播塞外。贞观四年(630)于镇东置幽陵都督府统辖边疆胡人,乾元元年(758),又以和亲之策柔服少数民族,肃宗恩允幼女宁国公主下嫁回纥可汗磨延啜,封其为英武威远毗伽阙可汗,于镇东石峁为其敕建英宁府。

宁国公主嫁的可汗本来就年老体衰,公主嫁后不久,可汗就归天了。按照回纥人风俗,未亡人是要殉葬的。在《资治通鉴》中有这位宁国公主后面的故事:可汗回纥欲以宁国公主为殉。公主曰:“回纥慕中国之俗,故娶中国女为妇。若欲从其本俗,何必结婚万里之外邪!”然亦为之剺面而哭。

宁国公主还朝,但她的陪嫁中有皇室宗亲的女儿,称“小宁国公主”,从回纥俗,又改嫁给老可汗的儿子。这样的女子,在偏远地带身份也算显赫,但在正史上,此后再没有了她的记录。

人们开始了大胆的猜想……

万佛洞据近年的文物普查属于明代石窟,但当地人一直坚信,石窟是南北朝时期北魏时所开凿。历史可谓是一个错综复杂的谜团,厘清一处文物遗址的演化谱系,单凭文献考证注定无功而返。

千佛洞和万佛洞均为断岩凿成,开窟宏深,因石造境,满壁佛像排列有序,施朱着彩,千佛千面,藻井穹窿而弓,祥云瑞兽,丽景缤纷。万佛洞凿有天然石柱两根,四面八棱,造像层叠,有神工鬼斧之妙。洞外有明清石刻“须弥胜景”“别开天地”“小江南”以及对联、诗辞多处,书事各有千秋。洞顶建石佛塔一座, 高三米有余。千佛洞殿外乱石肆意,窑殿内断壁残垣随处可见,佛像几无踪影,只有石头做的佛座孤单地立在那里。窑殿内唯一保存较为完好的只有墙上的石壁,上面隐约可见各种佛像,不过也因风化严重,难以辨清;洞口的石柱裂开了好几个口,石刻对联被风蚀得残缺不全;由于漏水,洞内顶部的壁画色彩逐年斑驳隐退,岩壁上的石刻佛像早已被偷盗者凿走,洞内的石碑亦断裂。

石窟的背后是否有更远的历史呢?

在古人的信仰世界中,建筑绝不只是工程技术的产物,也是神圣性的营造过程。新发现这块刻着人物石雕的同时,还出土几块散落周围的莲花纹拱形石雕。然石头的断裂,与周遭环境的分离,都让事实扑朔迷离,更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石雕是石窟的新发掘还是墓刻呢?

与这块精美石雕的又一次相见,在位于神木石峁遗址管理处的文物医院。同行的是几位文物、文史专家,其中榆林学院博物馆副馆长韩康曾参与陕西省石窟的文物普查,陕北榆林一带的石窟调查研究他全程参与。

经过一番观察以及与万佛洞石窟周边环境的对照,韩康认为,石雕应该是明代的,造像完整、雕工精美,是难得一见的艺术珍品。在对石雕以及周边散落的莲花纹拱形石雕的弧度进行一番衡量后认为,石雕是属于石窟藻井上的跌落部分。上面讲述的应该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应在佛教的典籍中有所记载。

石峁遗址在最初尚未开掘时,根据当地的民间传说以及地方史学,曾有过此处是敕建英宁府的说法。但随着考古的正式开掘,这样的民间传言很快就被推翻。

关于历史的浮想联翩戛然而止,但关于石窟文物的发现及后期的开掘保护又有了新的开始。

高家堡的千佛洞、万佛洞是在天然石质上开凿,仿照现实房屋的结构布局设计的。石质的石柱、斗拱、门窗精致入微,经鉴定有唐、宋、元的遗风意蕴。万佛洞石窟造像是陕北石窟开凿的一个缩影,在历朝历代的繁衍生息中,留存历史、寄托精神。

但石窟最初的发掘,是从采石开始的。如果不是采石,石窟的精彩也许难以被发现,但如果不是采石,石窟中的秀色该被保存的多么完整,呈现给我们的将不再是太多的猜想和团团迷雾。

高家堡的故事太多了,犹如厚重的大书,每页都写满了精彩。

石峁遗址自不必说,从远古驶来的浩瀚让人看见以前未知的辉煌世界,文化的奇幻和丰富显示了它的伟大。在悠久的中华文明起源阶段,这里有黄土,利农耕,黄河水道连接四方……曾有什么样的文明驻扎于此,在考古专业人员的攻坚下,它的神秘面纱正在缓缓褪去。

就在石峁遗址的脚下,越过千年,又从新的起点上重写繁华。

作为陕北四大名堡之一,高家堡古城山河形胜、城塞壮观,居延绥三十六堡之冠。其六百年的历史是属于城垣的,这里山环水绕,城墙的高筑前也许就该是田园繁荣、熙熙攘攘了。不然为什么要在开阔的大道边建设一座军事堡垒呢?依靠天险地势防守的功能应该是稍逊了,但这里除了有重兵把守外,还有屯田的军民,有往来的客商,有和平的向往,最终让繁盛取代了兵械的冷冽。

夯土为垣,砖石包砌,形制规整,坚固厚重。宛如铜墙铁壁的古城直到跨入新世纪依然保存完好,屋舍星罗棋布,街巷四通八达。民居建筑有着陕北窑洞的浑厚,也有北方四合院的典雅。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的取景又让这里回望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追忆那代人的芳华。

再回到那块精美的石雕上来,衣袂飘飘的古人在石上温敦地生活着,从容不迫,一越千年。还有多少遗存、多少历史等待追溯呢?蜂寺、罗汉窟、伏智寺……这才刚刚开始呢。

商贸、军事、堡塞、山寺、石窟、古建……高家堡文化遗存就这样在时光的交汇中,让我们去追溯,去拨开重重迷雾,最终懂得珍惜,教会我们温和、优雅、细致地读懂生活。文图/本报记者 李苗苗

  • 微笑
  • 流汗
  • 激动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万自义
0

联系电话:029-89321981 新闻热线:029-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029-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news@ishaanxi.com 客服QQ:599151050

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Copyright © ishaanx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05003022号-2